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善友
  桑布伊傳唱部落歌謠如同火山噴發
  2018/2/10 | 作者:文/郭士榛 | 點閱次數:20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原住民傳統音樂和樂器,桑布伊都喜歡。圖/台視、卡達德邦文化工作室提供
  • 桑布伊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國參加音樂會,將台灣原住民音樂傳送到國外。圖/台視、卡達德邦文化工作室提供
  • 平時隨意穿著,只有參加金曲獎頒獎,才會穿正西裝。 圖/台視、卡達德邦文化工作室提供
    
文/郭士榛

來自台東山與海交界處一個卑南族古老部落的青年盧皆興,他就是台東知本卡大地部落的卑南族歌手桑布伊,凡聽過他歌聲者,都會說他年輕的軀殼裡,藏著古老滄桑。為傳承卑南文化,他以母語為音樂創作主題,獨特的嗓音,成為近來最受矚目的原民歌手。

點擊到youtube網站桑布伊的視頻,他那渾厚、嘹亮的聲音,立即揪住人心,同是原住民歌者的天后張惠妹就曾說:「桑布伊的歌聲總能鋒利的鑽進聆聽者的心臟,柔時卻又能溫柔的反映夜裡的月光、讓人動容!」如同火山噴出的力道,讓人無法不注意他的存在。

2017年,對卑南族歌手桑布伊來說是豐收的一年,他以創作專輯《椏幹》贏得第28屆「金曲獎年度最佳專輯」、「最佳原住民語歌手」,以及「最佳演唱錄音專輯」3項大獎。同時全球音樂獎網站也公布「原住民世界音樂大獎」的金獎殊榮。桑布伊雖覺意外,但也開心認為,這是對台灣原住民族音樂的再次肯定。

歌聲有著動人的吶喊聲線,充滿故事性與生命力的旋律脈動,桑布伊說:「我喜歡原住民傳統歌謠,從小跟著伯父、哥哥學習族裡文化和語言,同時也接觸原住民樂器、傳統部落的歌,當遇上不了解的問題,會直接與長老溝通和學習。」部落中很多人已經不太會說母語和唱部落歌,桑布伊覺得自己是幸運兒,才能如此了解原住民母語和音樂,進而創作原住民歌曲。

桑布伊強調,他創作原住民音樂主要目的是希望透過母語把祖先流傳下來的故事與傳統文化,寫進音樂中,分享給更多人,「由於時代變遷,新一代只注重漢語或英語,整個台灣的原住民也面對語言流失的危機,部落的年輕人都不重視族語傳承,因而我希望藉由原住民音樂專輯喚醒大家對環境、萬物的重視。」他也鼓勵原住民青年,以最自然的方式,把生活文化記錄在音樂創作當中。

多年一直支持獨立音樂,桑布伊每年總受邀參加世界其他國家的音樂節,他說:「參加不同國家的原住民音樂節,才認識到不同國家原住民都有著不同風格的音樂,可說增加自己見識。」而參加世界各國原住民音樂節,才發現很多國家不知台灣有原住民,桑布伊開心表示,受邀出國最好的結果,就是可以介紹台灣原住民文化和音樂給全球樂迷,也是一種成功的國民外交。

約訪桑布伊算是幸運,行程忙碌的他正好有空,但見到桑布伊卻和金曲獎頒獎典禮光鮮亮麗的他判若兩人,桑布伊笑說,自己物欲很低,很少買衣服都是撿表哥、弟弟淘汰的穿,他拉起身上穿的羽絨外套「這是表哥的衣服,他要買新衣,我看都還完好決定接手,穿起來一樣保暖。」而他只在金曲獎頒獎時才會穿西裝,且都是在成衣批發中心「五分埔」買的,2千、3千的西裝,桑布伊就已滿足,但也心疼,花錢買了卻只能穿一次。

剛開始桑布伊他很靦腆,問他話都簡單回答,所幸在輕鬆交談和玩笑中,他漸漸暢談自己的專輯。他表示,自第一張專輯《Dalan路》到第2張專輯《椏幹》,桑布伊在創作過程中除自行譜寫歌曲,他喜歡到大自然找靈感,「我做專輯不像一般歌手,固定計畫1年出1張或2張,給自己增加壓力,我是隨時隨地在收集傳統歌謠,也創作自己的歌曲,只要準備好,時間到了就可發片。」

樸實農夫 頒獎結束該回家鄉插秧了

在雲門舞集新作「關於島嶼」記者會場見到桑布伊,公開談他參與舞作的過程和音樂的創作時倒是有條不紊,但私底下話還真少,不過慢火一旦炊開,桑布伊到是侃侃而談,尤其談到媽媽和農事,他更是開心。

「我的父母都是非常傳統又樸實的人,也都認真踏實過生活。」桑布伊表示,媽媽從不把他當成歌手看待,只有在金曲獎領獎時,她才認為桑布伊是歌者,平日,他是桑布伊,是個農夫。

桑布伊表示,金曲獎頒獎那天,在慶功宴上,當眾人舉杯同賀後,媽媽在他耳邊交待些話,工作團隊人員以為媽媽有何私下的獎勵,因而問桑布伊媽媽剛才咬耳朵說些什麼?當桑布伊公布「媽媽說,頒獎結束了,該回部落搬秧苗,插秧時節快到了。」讓大家呆在現場,「可知我媽媽是生活務實的人。」

有一年過年,桑布伊因跟隨表哥做鐵工賺了些錢,想風光返鄉,特地花1千元買了條很時尚、到處破洞的牛仔褲穿回家,前幾天父母都沒說話,到年初四桑布伊需回台北,遍找不到這條牛仔褲,這時媽媽拿出來說:「這條褲子上的破洞都幫你補好了。」讓桑布伊哭笑不得。日後才由爸爸那聽到,媽媽說:「桑布伊很可憐,沒錢都穿破褲子。」

媽媽的身教、言教深深影響到桑布伊,下田工作是桑布伊唱歌外的另一事業,桑布伊誠懇告誡一心想投入音樂工作的年輕人,從事音樂工作傳唱原住民歌謠當然是好事,但重點是除歌唱外,一定要有第二專長或事業,才能確保衣食無虞開心又放心的創作。

信仰力量 音樂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歌故我在

回想桑布伊同名專輯《Dalan路》是2012年正式發行「本來計畫是和父親一起合作,沒想到這張專輯剛開工,就遇到堂哥驟逝,接著父親在撰寫堂哥的祭文時,也傷心倒下不治,接著姐姐的兒子,趕回家奔喪途中,又出車禍,短短1個月內,家中辦了3場喪事。」那段時間靠信仰的力量和祈禱,漸漸帶桑布伊度過黑暗的低潮。半年後,桑布伊重回錄音室,他更專注、更篤定面對這些歌,讓自己唱出深沉、撼人的聲音。

喜歡創作歌曲的桑布伊表示,他不太會寫愛情一類的歌曲,創作主題都以部落為目標,像是《獵人》這首歌,是他和族人在台北組成的壘球隊打完球後發想出的曲子,「原住民非常重視打獵這件事,現在原住民年輕一代都到台北城市討生活,如同打獵般的辛苦,要有戰鬥力。」他也感受到卑南族人與城市人不一樣,學習音樂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歌故我在。

桑布伊說,原住民音樂風格也隨時代變遷而不同,像是50至70年代,原住民生活很清苦,每天面對親人離別,在生活壓力下,往往夫妻或戀人必須到不同林班工作,隔著山頭對唱思念,所以那年代多唱悲傷情歌,歡樂的歌曲非常少。上個世紀70至80年代,由於原住民漢化,且受教育機會大,加上那時代都用寫信連絡情感,因而人們會用直白的漢語創作歌曲,而有了許多民歌。90年代至2000年,原住民意識抬頭,除了傳統歌謠興起,也開始關心現代原住民的環境有關的創作曲。2010年後,原住民歌曲作向前瞻性自我激勵的歌曲多,桑布伊藉用祖先的話:「人們要存在,就是要捍衛土地、山野、大海!我們不要只看眼前的享受,還要考慮後代的生活。」

桑布伊感慨,台灣的教育一直漠視原住民的語言傳承。「仔細研究會發現,不同民族都各有其語言、文化、歌謠的獨特的文化。如果台灣人民可以互相支持,不再分裂,我們將會活得更有尊嚴。」

音樂才華空屋宛若一個大音箱唱起歌來回響大

對於原住民而言,音樂才華並非刻意培養,山野有育成歌手的養分,身為卑南族的桑布伊說:「我在媽媽的肚裡已經接觸音樂。我們吃飯時、快樂時、工作時也在唱歌。」

桑布伊表示,他喜歡唱歌到可以唱一整天都不覺得累,在尚未出道前,他來台北隨表哥一起工作,那時表哥會承接許多建築工程,桑布伊最喜歡在空曠的房子內,一邊工作一邊唱歌,由早唱到晚絲毫不顯累,空屋如同一個大音箱,唱起歌來回響大,十分過癮。

除了喜歡唱歌,桑布伊其實是多才多藝,各項運動都拿手,更和遷移到樹林的族人家人合組了壘球隊,取名「斯卡羅壘球隊」,每周團練,桑布伊不發片時,都會加入練練筋骨,自稱是「敗投」投手的桑布伊,一點都不氣餒,他認為,身在異鄉,大家可以一起練球,一起歡笑才是最重要事。

至於球隊為何取名「斯卡羅壘球隊」,桑布伊指出,斯卡羅又稱斯卡羅王國、瑯嶠十八番社,是由南遷瑯嶠(今恆春)的知本社卑南族人,與當地人口最多的排灣族通婚後所形成建立的貴族政治實體,其位置大致為今日台東縣的太麻里、金崙、大鳥以及屏東縣的滿州一帶。如今有部分人又遷至樹林打拚,才取此名。

卑南族人口約1萬人,卻出了張惠妹、桑布伊、巴奈.庫穗等著名音樂人。桑布伊表示,原住民現代音樂是需要創新,但傳統歌謠,更值得大家保存、傳唱。
  相關新聞
齊豫.潘越雲.三毛 回聲 演繹壯闊人生  
邱文祥 不論從醫從政 不忘助人初衷  
徐超斌 築夢踏實籌建南迴醫院  
蔣勳:美 是看不見的競爭力!  
當人腦遇到電腦,輸定了嗎?  
簡珮如 舞蹈人生產後更亮麗  
顏正國用書法反轉人生  
彭建彰 努力宣揚善知識  
桑布伊傳唱部落歌謠如同火山噴發  
王靖讓國父也穿越借樂高玩具之力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