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閱讀咖啡館
  出版熱點 脫北作家李晛瑞 為第七個人生奮鬥
  2017/8/13 | 作者:郭士榛 | 點閱次數:56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李晛瑞的脫北故事在二○一五年於美國出版,後被翻譯成十三國語言,她叛逃北韓的經歷也即將被改編搬上大螢幕。圖/愛米粒出版社提供
  • 《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 圖/愛米粒出版社提供
  • 李晛瑞的脫北故事在二○一五年於美國出版,後被翻譯成十三國語言,她叛逃北韓的經歷也即將被改編搬上大螢幕。圖/愛米粒出版社提供
    
文/記者郭士榛

李晛瑞的脫北故事在二○一五年於美國出版,後被翻譯成十三國語言,她叛逃北韓的經歷也即將被改編搬上大螢幕。書名《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她笑說,其實不只七個,「因為連書中寫的過去六個名字,都不是我當時真實使用的名字,而是為了出書而取的化名。 」這樣算起來,光是名字她就有十三個,「我希望李晛瑞是我的最後一個名字。」

《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這不是一本小說,而是自北韓千辛萬苦逃脫出來的脫北作家李晛瑞的親身故事。長相清秀的李晛瑞說:「七個名字象徵七個人生,我是擁有七個人生的女孩。」只見她挺直腰骨,站在講台上,用流利英文說著她痛苦的經歷。

一九八○年生於北韓的李晛瑞表示,從小她和所有北韓人民一樣,以為自己住在全世界最棒的國家,為自己的祖國感到驕傲,並視美國、南韓和日本人為敵人。她家住在鴨綠江畔,和中國大陸只相隔十一公尺,每天晚上在家裡能偷偷收看中國大陸的電視節目,早已讓她心生好奇,「中國真的就像電視裡看到的那樣嗎?」

一直到九○年代中期,北韓發生大飢荒,超過一百萬北韓人民因為飢荒而死亡,缺電的情況也愈來愈嚴重,加上發生一連串事件,讓李晛瑞決定逃亡,滿十八歲前夕,她鼓起勇氣走過冰凍的鴨綠江到了對岸中國,可沒想到北韓此時突然進行人口普查,母親透過電話告訴她「別回來」,從此一別十幾年,再也無法回北韓。

李晛瑞以「中國的朝鮮人」身分,在大陸躲藏十年,期間換了七個名字。「二○一○年之前,自己始終生活在恐懼中,我晚上反覆由同一個惡夢驚醒,需要依賴安眠藥才能入眠,直到和家人團聚後,狀況才稍有改善。」李晛瑞先投靠父親在中國大陸的親戚家,努力學中文,後來假裝自己是韓裔中國人,用過四個假名,輾轉在瀋陽和上海生活。

身為脫北者的無奈

在大陸的第一份工作,李晛瑞說,差點被拐騙進色情按摩店,而這只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大陸將脫北者視為非法移民,李晛瑞最好的朋友半夜被敲門的公安帶走、送回北韓。這讓李晛瑞時刻活在恐懼中,除了擔心身分被發現,也擔心被遣返。她表示,自己也曾被朋友告發,遭大陸公安逮捕,幸好憑著流利中文安然度過。

因為「脫北者」的身分和高曝光率,李晛瑞常常會感受到威脅、甚至可能惹上殺身之禍,也因為在中國悲慘的經歷,讓她到現在總是會戴上面具,「這是我的宿命」,她說,經歷自己和好友被告發,讓她深感「不能相信別人、只能相信自己」,甚至不太敢和陌生人擁抱,深怕對方突然捅她一刀。

她換了許多名字,在中國大陸躲藏十一年後,二○○八年,她離開中國,到南韓尋求政治庇護,正式成為南韓社會三萬脫北者的一員,隔年更冒險協助母親和弟弟脫北,橫越中國,到寮國的南韓大使館。二○一○年,李晛瑞終於和母親與弟弟在南韓團圓。

李晛瑞說,現在南韓生活的媽媽,每天要適應新生活確實很辛苦,媽媽很努力不去想還在北韓的親戚,否則就會淚流不止,弟弟則是已打消返回北韓念頭,認真學習,現在已錄取上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她以弟弟為榮。

為人權要奮鬥到底

外表柔美、內心堅毅勇敢,李晛瑞回想,她獲得南韓的政治庇護後,為了將家人接到身邊,她再度回到大陸,一路帶著家人逃了二千英里,和黑幫、仲介打交道。幸好逃亡過程,李晛瑞受到一位澳洲背包客的資助,讓她得以贖出被監禁的家人。

陌生人的善意讓李晛瑞覺得「我必須為別人做些什麼」,即使安全受到威脅,她還是決定接受TED邀請、出書、到世界各地演講,讓更多人關注人權議題、了解北韓人民的處境,也協助更多脫北者重生。

李晛瑞的脫北故事在二○一五年於美國出版,後被翻譯成十三國語言,她叛逃北韓的經歷也即將被改編搬上大螢幕。書名《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她笑說,其實不只七個,「因為連書中寫的過去六個名字,都不是我當時真實使用的名字,而是為了出書而取的化名。 」這樣算起來,光是名字她就有十三個,「我希望李晛瑞是我的最後一個名字。」

至於為什麼取名李晛瑞,「我的過去太黑暗,希望未來可以多一點光明和希望。」得到南韓政治庇護前,她找來算命師,為自己取了一個象徵「陽光、好運」的名字—李晛瑞,「希望這是我最後一個名字。」李晛瑞的第七個人生,將為人權奮鬥到底。

大聲說我是朝鮮人

三十七歲的李晛瑞,剛畢業於韓國外國語大學,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過去在中國大陸生活的經歷,讓她至今仍能聽懂中文,也可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回答問題。「我住在上海的時候,很多人都說想到台灣和新加坡看看,我卻一直沒有機會,很高興終於能圓夢了。」

距離一九九七年逃離北韓至今,李晛瑞說:「生活在民主制度和威權體制的差別,兩者無法比較,但在北韓時,人民不知道自己可以有言論、遷徙、出國旅遊自由。」她自己到南韓時聽到很多人談論「人權」,還特別上網查一下,才知道「人權」是什麼意思。李晛瑞說,回首在北韓的日子,她只能說,感覺就像活在地獄一樣。

「原本很多人期待金正恩上台後,北韓情況會好一些,但金正恩連哥哥、家人都會殺了,怎麼可能期待這樣的人會改善北韓人民的人權。」李晛瑞指出,現在北韓邊境管得更嚴,人民的處境其實比金正日在位時更糟糕。

李晛瑞目前四處演講,希望喚起大家對北韓人權的重視,同時也用自己的力量,拯救一些從北韓脫離到中國、卻淪為性奴隸的脫北女孩子。李晛瑞說,即使感受到威脅,但她還是認為不能保持沉默,一定要說出來,讓更多人重視北韓的人權。

雖然她很喜歡在南韓的生活,但李晛瑞說:「我是脫北者,一直夢想回到故鄉。希望是在南北韓統一後,可以大聲說我是朝鮮人。」這也是所有脫北者的夢想。
  相關新聞
自然繪本 別害高山野鳥成了小惡霸  
書市隨筆 追尋台灣老書店的身影  
日本導演 北村豐晴我和我的追夢故事  
丟棄無用之物 原來非常痛快  
胡思二手書店 經營夢想 堅持15載  
親子共讀 帶著孩子到外太空  
台北的慢食美學 老味道 似曾相見  
閱讀作家 陶曉清 溫柔堅定 持續成長的生命  
精選書摘 杯子事件  
書市隨筆 看故事學論語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