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我在白宮的那些年
  2017/7/17 | 作者:圖與文/邱秀堂 | 點閱次數:621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白宮山莊的大門口。 圖/覺因
  • 作者(站立右一)和白宮同事在福隆逍遙遊。圖/邱秀堂
    
文/邱秀堂

孟春,和摯友到北投安國寺禮佛後,漫步寺旁大屯山的櫻花隧道,眼前忽然出現白色油漆寫著「白宮山莊」。似曾相似的社區別墅,頓時讓我回到四十年前,在白宮數鈔票的日子。

「誰將入主白宮?」這是一九七二年白宮建設開發公司推出新建案「白宮山莊」的行銷廣告,正巧搭上當年美國第四十七屆總統選戰,人人注意著尼克森總統是否會連任,白宮建設以這句廣告詞,在台灣各大報的頭版下方半版刊出後,果然立刻引起轟動。我那時剛進入白宮工作,一早到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和四維路口間的白宮辦公室,同事正針對下方小字「將於明天揭曉」熱烈討論著。預售屋果真如預期,空前賣座。

次年中東戰爭爆發,石油禁運引起油價上揚,通貨膨脹順勢引發房價飆漲,建設公司如雨後春筍,蓄勢待發。才成立不久的白宮建設公司高層,幾乎都是來自華美聯合建設,包括何負責人、副總及部門經理,他們最大的特色是年輕且有滿腔的熱情與鬥志。

我在白宮建設擔任出納,是大學企業管理畢業後的第二個工作,由我在第一個職場五星級飯店的潘經理推薦。也許是因為潘先生也是從華美聯合建設出來的,所以我在白宮的日子,即使偶有出錯,如支票日期寫錯、漏蓋公司或負責人私章,大器的老闆總是戲謔地說「糊塗小邱」,而沒有苛責。

收錢、數鈔票,然後步行到仁愛路四段的「台北銀行」(現在台北富邦銀行)存款,是我每天的工作。原本裝錢的是小包包,愈換愈大,後來公司替我買了一個大旅行包,並派總務處同事陪我,小心翼翼將我送到銀行門口。坐在後排的銀行經理見到我來,總是起身微笑打招呼,讓我受寵若驚。

有一年台北銀行舉辦旅遊活動,邀我這局外人參加,我喜出望外欣然答應。這是我從南台灣北上後,第一次到新店屈尺露營,當晚在湖邊興起營火,吃烤肉、喝啤酒,經理突然發現他那位讀高中的寶貝女兒不見芳蹤,急得如熱鍋裡的螞蟻,大家分頭在湖邊、樹林尋找。沒有手機的年代,經理到派出所借電話打回家求助家人,才發現女兒已返家門,因為她生氣父親露營時喝酒。

台灣經濟開始起飛,房市一片榮景,王大閎建築師(一九一七年 ─)設計的國父紀念館,也在一九七二年五月落成。當時我們公司福利很好,一九七三年夏天舉辦員工旅遊到福隆,大家穿著熱褲、泳衣在海邊逍遙時,忽見副總從台北趕來,同事們一陣歡呼,沒想到經理不是來和我們同樂,而是沉重宣布:「政府下令『四樓以上華廈禁止興建』。」

頓時熱絡的房地市場、房價飆漲都被澆熄了。年底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宣布,從事十大建設的九項工程建設。當年最引起小市民熱談的話題,便是香港李小龍的暴斃,得年三十二歲的他,讓許多中外影迷心碎與不捨;還有美國《教父》獲第四十五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男主角、編劇等三大獎,最佳男主角馬龍.白蘭度,因抗議美國電影界對美洲原住民歧視、不公,拒絕出席頒獎典禮,而喧騰一時。

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蔣中正逝世,房地產市場跌入谷底,而我也於前一年離開白宮建設公司,插班考進淡江文理學院(一九八○年升格為大學)改念歷史系。白宮建設公司在預售屋接待所,兼設藝廊販售知名畫家作品,公司讓我暑假回去打工,因此愛上了展出的荷花,更以在展場見到仰慕的畫荷大師張杰先生(一九二一─二○一六年)為榮。

我在台北東區住了超過三十年,時常經過敦化南路、仁愛路圓環,想起那些年我在白宮工作的日子,盛衰榮枯,讓人有今夕是何夕之感。現在代表圓環地標的台新金控大樓,它的前身是財神大酒店但尚未誕生,隔鄰的老爺大廈才落成沒多久,那時圓環中心還矗立著中華民國第一任監察院長于右任(一八七九─一九六四年)的銅像,後因圓環空間規畫於一九九八年移至國父紀念館。當年曾經叱吒風雲的各大建設公司早已相繼破產,令人唏噓。物換星移,滄海桑田,我也加入「白頭宮女話天寶遺事」一族了。
  相關新聞
【20世紀台灣文學故事1985】冬天的眼睛  
讀董橋  
【詩】活菩薩  
【9-10月主題徵文-步行】買菜之路  
【浮世畫框】黃秋月.拾光個展  
【小品人間】 就在我最需要你時  
【世紀伴侶】 尼古拉二世與亞歷山德拉  
【斗室有燈】 合唱好人生  
【詩】 有一種退後是前進  
【人生風景】 花開的姿勢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