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1】隨堂開示錄 9 人生故事 5-1 《文茜的與我們的人生故事》
2019/10/21 | 作者:星雲大師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3

文/星雲大師

人生故事 5-1 《文茜的與我們的人生故事》節目專訪 

時間:2010年8月16日
地點:佛光山電視中心攝影棚

陳文茜女士:我們現在為您訪問的是星雲大師,還有在星雲大師旁邊的,是星雲大師在宜蘭開始就已經跟隨的弟子。

大師:慈惠法師,在60年前幫我翻譯台語、翻譯日本話,他很有語言天才,幫我辦大學,還有十幾個佛教學院,他在文教上面對佛光山功勞很大。


陳文茜女士:為什麼我特別要請您介紹慈惠法師,因為我今天有好多問題想要來請教星雲大師,請慈惠法師也協助一起來告訴我們。第一我最好奇的,星雲大師,我們看您的人生,您小時候家裡貧窮,但是跟佛結了緣。後來因為陪同母親到南京尋找戰亂失聯的父親,因緣際會而於途中出家,於是您這輩子就這樣當了和尚。您的師父有半碗鹹菜給您吃,就因為這樣,而答應師父「我一輩子要做和尚」。您究竟後不後悔?

大師:我是12歲出家,在17歲的那一年患了瘧疾。這個瘧疾台灣沒有,但那也是一種傳染病;發病時,時而高燒、時而像在冰窖一樣。那時候有病了,好像只有等死,也不知道什麼吃藥、看醫生的,都沒有。忽然有一天,有一個人送來「半碗鹹菜」,他說:「是你師父叫我送來的。」我師父是那個寺裡面的方丈和尚,他那麼忙,能知道一個小徒弟在這裡快死了,還送來半碗鹹菜。因為鹹菜沒有油,所以對那個病很好;也由於我很久不能吃東西了,因此接到這個半碗鹹菜的時候,我是含著淚水吃下去的,同時在心裡發願:「師父!我將來一定在佛教裡面弘法利生,報答您的恩惠。」所以這個半碗鹹菜,對我來說就不是半碗鹹菜了,它已經是金山、銀山一般的可貴,是師父給我這一生極大的賞賜。


陳文茜女士:我請教一下師父,您當時親眼見到了南京大屠殺,然後我記得您來台灣的時候,被當成政治犯關起來了,因為國民黨當時得到一個情報,一群匪諜假裝是和尚,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匪諜,寧錯殺九十九個也不放過一個。所以您就被抓起來關了。是怎麼樣被釋放的?


大師:關了23天。不過我很幸運,慈航法師在佛教聲望比我高,也算長老,他被關了130多天,比我受的委屈更多。那時候一共關了100多人。


陳文茜女士:前面幾個都被槍斃了嗎?


大師:我們裡面倒沒有人被槍斃,不過基本上和尚不會做匪諜。


陳文茜女士:我記得您當時說起您的故事的時候,人們叫了您的名字,您出去以後,心裡想,大概就要槍斃了。


大師:那是在大陸的時候,我在大陸也有被關過。


陳文茜女士:誰關您?


大師:我一生在「死亡邊緣」很多次,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也不去講它。我至今,經歷那所謂「大時代」,可以苟存性命於亂世,只有覺得很慶幸,也不必怨恨誰。


陳文茜女士:您很感恩對不對?因為您說那時候把您保出來的,是孫立人將軍的太太。


大師:那個時候吳國楨的父親吳經明,還有立法委員董正之、監察委員丁俊生、孫立人將軍夫人孫張清揚女士,可以說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都是他們負著很大的風險把我們保釋出來的。


陳文茜女士:所以您不記恨,卻很感恩。孫夫人後來因為孫將軍落難,他一個人自己就在中和那個地方,圓通寺附近,也幾乎快要吃齋念佛一輩子,我記得他的喪事都是您一手料理的對不對?


大師:我在永和的「永和學舍」,那一棟房子,就是他捐獻的,所以我也要知恩報德,後來他喪葬的事情都是我負責。


陳文茜女士:我們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你們一定一方面覺得大師開示很好,很認真地要聽他說法,可是師父的揚州口音真的很重。我就很好奇,因為我是宜蘭人,您在我們宜蘭那個大多數的人連中文都聽不懂的地方,又是揚州口音,您怎麼弘法?您今天帶來一個祕密,您有一個翻譯在這個地方。當時您怎麼會想要去宜蘭?您不是從高雄的大樹鄉開始弘法,而是從宜蘭開始的?


大師:那時候在台灣,也談不到哪裡好、哪裡不好,只要有人肯收留我們,讓我們吃住不致於成問題就已經很感謝了。我初到台灣的時候,幫人家編雜誌、教書,但是那都是很短期的,他們經濟也沒有著落,總之就沒有了;沒有了,我總要換個地方,後來就他們宜蘭找我去。實在說,那裡也沒有條件養我這一個人。
第一個,小廟裡面連廁所都沒有,我剛去的時候,找不到廁所,那時候年紀輕,也不好意思問人,怎麼辦呢?就自己跑到火車站,20分鐘的路程。不過這是剛開始的一、兩天,後來知道在一個小巷子裡面,還是有個小廁所。


陳文茜女士:後來包括像慈惠法師、慈容法師,都是您在宜蘭那個地方皈依您的弟子?


大師:照講那個時候他們年輕人,是不會到我們佛教裡面來念佛參禪的,只因為我教他們文藝,教國文,講文學,也成立歌詠隊讓他們唱歌,所以他們就來了。


陳文茜女士:什麼叫歌詠隊?


慈惠法師:合唱團。


大師:他們是為了唱歌、學文學,才來的;來習慣以後,就覺得佛教滿好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