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 從〈求婚〉到〈認錯〉
2019/9/19 | 作者:文/曹郁美
  文/曹郁美

日本的恰克與飛鳥在三、四十年前紅極一時,也深受台灣樂迷喜愛,但不知是否年紀大了(六十多歲囉),並且少有佳作,已逐漸從樂迷記憶中抹去。雖是如此,今年六月飛鳥涼在台北的台大體育館舉行個人演唱會,仍吸引眾多粉絲朝聖。

恰克與飛鳥是由恰克(CHAGE)與飛鳥涼(ASKA)組成的男子二人團體,這樣的組合並不罕見。較為台灣熟知的有美國流行界的木匠兄妹(Carpenters)、桑妮與雪兒夫妻檔(Sonny & Cher)、韓國的酷龍(具俊曄與姜元來)等,至於台灣,最知名的應是優克李林(李驥與林志炫)。

「二人組」與「二重唱」有何不同?筆者並非音樂專家,僅能概略地回答。「重唱」比較講究聲部的和諧,和聲譜的設計必須周到,二人聲音的表現同等重要;但「二人組」泰半是一人主唱,另一人則較隨意,我們看恰克與飛鳥以及優克李林即知。飛鳥涼與林志炫是主唱,承擔歌曲表現的最大責任;另一人可能是詞曲創作者,可能彈奏樂器,以獨唱或和聲的方式跟進,聲音的表現不那麼明顯,但不代表他不重要。

再看這兩組藝人,恰克與李驥都彈吉他,或戴帽子或戴墨鏡,在造型上比較「搶鏡」。飛鳥涼與林志炫是主唱,「把聲音發出最佳能量」是他的重要使命,造型嘛,達標即可。至於詞曲創作,李驥與飛鳥涼是箇中好手。

恰克與飛鳥於一九七九年出道,長期以來累積了知名度,但衝出好成績則是十二年後,也就是一九九一年。當時富士電視台推出經典偶像劇《一○一次求婚》,讓恰克與飛鳥搭上了演唱主題曲〈Say Yes〉的時機,瞬間戲與歌皆紅,讓面臨泡沫經濟、人心徬徨的時刻,普羅大眾有了心靈療癒的出口。

這齣戲遲至三年後才在台登陸,於台視播出,掀起台灣觀賞日劇的高潮。節錄〈Say Yes〉的中文歌詞如下:「為了感受到愛,就必須以愛來回報。別忘了置身戀愛的感覺,要我說多少次都可以,我想你是真的愛著我。不要猶豫了,Say Yes!」

若問恰克與飛鳥的歌為何令人著迷?那應該是充滿都市節奏、流行又流行,切中人心吧。以後富士電視台把以下三劇稱為九○年代的「純愛三部曲」,分別是(一)中山美穗、柳葉敏郎主演的《愛的迴旋曲》;(二)織田裕二、鈴木保奈美主演的《東京愛情故事》;(三) 武田鐵矢、淺野溫子主演的《一○一次求婚》;台灣影迷對這三劇應不陌生。

優克李林的團名源於夏威夷的樂器:烏克麗麗,取其諧音,由點將唱片於一九九一年培植並推出專輯。當時恰克與飛鳥已大紅,於是唱片公司在文宣上喻「李林」是「台灣的恰克與飛鳥」,確實有幾分相似。他們都是二人組,其中一人是主唱,另一人彈吉他;他們都以情歌見長,日本的〈Say Yes〉、台灣的〈認錯〉都創下高銷售量。

〈認錯〉由李驥作詞作曲,也只有他的夥伴林志炫能把這首歌唱得讓人心醉。節錄歌詞如下:「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等著心痛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I hate myself,又整夜追逐夢中的妳,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怎麼才能讓我告訴妳我不願意,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我又怎麼告訴妳我還愛妳,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恰克與飛鳥經常巡迴演出,來台開演唱會亦甚成功,惟獨二○○○年在韓國公演踢到鐵板,票房的慘澹讓經紀公司賠錢。二○一四年飛鳥涼形象崩壞,他被查出與情人一起吸毒,接著遭經紀公司解約、官方歌迷俱樂部解散、所有商品下架,最後是離婚。一連串事件讓他演藝事業重挫,不過最讓台灣樂迷不堪的是以下這件事。

當時台灣的媒體說了一件多年前的漏網新聞:有一年他們來台開唱,身為主唱的飛鳥涼竟然從頭到尾都對嘴,報導並說:「這件事圈內人都知道,不新鮮了。」當時筆者曾親臨演唱會,怎聽得出來?多年後讀此消息驚訝萬分。他怎麼了?連歌都唱不出來了?是不是認定了台灣樂迷好欺負呼嚨了事?是來撈錢的嗎?筆者陷入了沉重。

恰克與飛鳥受到華人世界的歡迎,把他們的歌填上中文歌詞重新翻唱甚多,知名的有周華健的〈讓我歡喜讓我憂〉、齊秦的〈原來的我〉、那英的〈相見不如懷念〉、葉倩文的〈情人知己〉。

恰克與飛鳥、優克李林這兩組日、台二人組早已解散,各自單飛。雖然林志炫走紅中國、今年六月飛鳥涼來台開個唱亦爆滿,但是榮光已過去、激不起浪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