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百年科技願景──《紅樓夢》飛車大賞(5-2)
2019/9/17 | 作者:文/朱嘉雯
  文/朱嘉雯

他召喚旁邊一個少年說:「我常說你們年輕人,不要只管看小說,果然有看小說看出笑話來了。你看這個人,竟然自稱是賈寶玉來,口口聲聲只問什麼榮國府,這不是看《紅樓夢》看瘋了麼?」這一高談闊論,引得旁邊吃茶的人一個個都圍攏過來,對著寶玉觀看。

接著作者以一段後設的筆法,寫道賈寶玉當晚買了一套《紅樓夢》來,只見這書有一尺來高。他只先見了些人名,便暗暗稱奇。待逐回細看之後,心中又是驚疑,又是納悶。愈看愈是心神不定,直待全書看完,還在那裡呆著臉出神……小說家刻意透過自我意識的覺醒,讓主人公賈寶玉以置身事外的角度來觀看著自己的故事連台上演,藉以凸顯人生幻夢一場,以及文學虛構所予人的錯覺。

這是一種準後設的寫作手法,其修辭較巧在於因自我觀看,進而諷刺小說與現實之間的關聯。實際上,小說讀著讀著,真有令人陷入瘋魔的可能。在茶館中人取笑賈寶玉之後,我們應當隨著吳沃堯的筆調,走進他科學狂的敘事情境,體會什麼叫「不瘋魔不成活兒」的文學夢與科學熱。

二、小說家也是科學狂!

其後,寶玉接受旁人建議坐輪船進京,因而參觀了當時的新式學堂。原來吳沃堯寫作這部小說,所用的筆名便是老少年。於是故事中也有一位老少年,約略又是作者將自己置身於故事中。他約了寶玉一同去看水師學堂。他們在垂楊官道上緩步行去。忽見頭上飛過一隻大鳥!寶玉驚訝地問道:「那裡來的一隻大鳥?」老少人笑道:「這是飛車。我們近年發明了飛車,所以官道上就不准行車了,這樣可以避免路上的交通事故。不僅保護了行人,而且自從路上不行車之後,一年之中省下來的修路費,倒是一筆巨款!」

賈寶玉對於飛車非常好奇:「這車能飛多高呢?」老少年道:「高低是隨意的。行遠的車,飛得高些,大約離地一百尺。若是市區往來的車,離地不過五十尺罷了。那遠行的車有執照,隨便那裡都可以橫空而過。至於市上行走的車,雖然飛起,不住的車影閃爍,卻是有害城裡人的眼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