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蘇院長親歷的兩件事
2019/7/11 | 作者:
  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在藍綠白不同執政縣市間如何公正、務實的分配資源,迄未達標。兩年前通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時,藍營即指控遭歧視;新北市提出的捷運環狀線等軌道建設全遭汰除,只留已施工的三鶯線、淡海輕軌為樣板。今年蘇貞昌回任行政院長,藍營哀怨不平的聲音更大。

先有高雄市長韓國瑜怨政府胳膊向外彎,援助印尼防治登革熱,給錢既大方又乾脆;而高雄市需要防疫補助款,先被嘲諷「連一隻蚊子都對付不了還想選總統,再遭告誡別到處跑攤。一件島內的例行防疫撥款事,硬被折騰成政壇比武場。

台中市長盧秀燕是初膺大任的藍營女市長,日前也嘆當乖乖牌沒有用,怨行政院對地方需求口惠實不至;所爭取台灣燈會補助款,僅及去年屏東縣的一半,卻未獲核定;托育經費補助款比過去少了近一半;努力改善空氣品質,減電廠燒煤量也未獲支持。她用不出席行政院會突出爭議,希望蘇院長施政能不分藍綠。

無獨有偶,新北的藍營市長侯友宜,在陪同蔡總統巡視捷運桃園八德段工程後表示,他非常羨慕綠營執政的桃園,因為桃園每條捷運線都列前瞻,有很多經費;甚至大湳水上樂園也拿到十三億補助款。新北市幾條路線全未列入前瞻,「請中央也給新北市多一點支持」。

去年已定案的彰化鐵路高架化工程,在藍營王惠美當選縣長後,協調會、審查會開過十次,一直被交通部退件,不知將拖延至何年何月。

民選政治必有政黨競爭,各為己謀;但選完後的施政,首要處理民瘼,就必須放下黨爭實事求是,大家一條心才能共好。蘇貞昌當過兩任台北縣長,曾見證前任尤清縣長,為清運淡水河裡的垃圾山籌措財源時,省政府主張中央、省、縣對等分攤,但台北縣拿不出錢。行政院長郝柏村在辦公室召集三級政府會議,即席裁定中央全額負責二十五億元經費,即刻執行,北縣不必出一毛錢。

郝柏村與尤清分屬不同政黨,尤清在人事與地方自治事項上與當年的國民黨籍省主席邱創煥頗多扞格。但河裡的垃圾山會「自燃」冒臭煙汙染空氣,民忿很大;郝院長明快處理民瘼,助尤清兌現「縣長選尤清,垃圾一定清」的政見。尤縣長至今感念郝院長,卸任的新莊市長等人也感念尤清幫助他們平息了垃圾大戰。

其後蘇貞昌當選台北縣長,更親歷民選省長宋楚瑜的行事風格。當年宋初訪蘇於板橋,前幾天即指派親信到北縣府探詢待處理的問題。宋、蘇會後,蘇不吝告訴媒體與部屬,宋是實事求是能處理問題的長官,事前蒐集預案,事中商議方法,會後交付執行。宋、蘇不同黨,宋沒有挾經費、體制卡蘇,也沒有酸言酸語消遣蘇。

近年台灣的政黨競爭走向偏鋒,多數政治人物量淺器小,尤不足為訓。如掌權的中央政府,以城鄉有感建設為名,在同黨執政的桃竹地區,投入許多經費重複整改既有堪用設施、辦一次性活動,被評為浪擲資源、裝飾政治。今年梅雨季,這兩地街區、地下道均淹大水。

民主時代,執政是一時的,在位時能有效地處理民瘼,實事求是解決問題,才算是盡本分。未盡本分而藉一時的權勢貶損、壓制對手,下次選舉時就會遭民意反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