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終年歌
2019/6/25 | 作者:文/蔡琳森
  文/蔡琳森

都是由石頭娩生的
那只虛無之手
代我闔上了窗,阻絕了
夜鶯迢迢的啼唱;


歷史的雪崩
已然蓄在
遠遠的峰頂上──


為我,也為我們擱置
將臨的
大張旗鼓的布辭
隱隱竊竊的悼亡……


此之前,你已攢得了新的能耐
對我的風帽塵衫
是否也能由衷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