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犀牛日 保育動起來
2018/9/12 | 作者:
  【本報綜合報導】挺犀牛!今年九月二十二日世界犀牛日,莊福文教基金會號召一百人到六福村畫上紅鼻子、滾溫泉泥漿,模擬犀牛最愛的滾泥巴,來象徵對犀牛保育的支持。今年在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有起令人痛心的案例,盜獵者為盜取犀牛角,將一頭母犀牛殺害,一個月大的小犀牛也中鏢重傷,在媽媽屍體旁不斷哭喊。小犀牛被保育義工救起,取名「亞瑟」,至今仍然思念媽媽,不時發出嘶吼。

二○一○年起,世界自然基金會將每年九月二十二日定為「世界犀牛日」,希望喚起全球對犀牛保育工作的重視。

犀牛保育刻不容緩,據國際組織TRAFFIC調查,台灣、日本、南韓在一九七○至一九九○年代,都曾經是犀牛角的消費者,當時的盜獵量也在一年平均十三頭左右。二○○五年起,隨著越南和大陸對犀牛角的需求龐大,犀牛盜獵的數量爆增。

國際組織野生救援(WildAid)表示:「過去十年,獵殺犀牛數字一直居高不下,犀牛也被列為瀕臨絕種的生物。」二○一三年起,因犀牛角被認為具有藥用價值及可作為雕刻之用,南非每年有超過一千頭犀牛遭到獵殺。

母犀遇害

小犀嘶吼令人痛心

今年五月二十日,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發生一起母犀牛遭盜獵者殺害事件。當晚響起多聲槍聲,園區人員察覺後立刻搜索,發現母犀牛已死亡,犀牛角已被盜。母犀牛身邊剛出生不久的小犀牛身上中鏢重傷。義工研判,小犀牛遭攻擊後與盜獵者奮戰,但遭獵人用刀砍傷,造成背部、右腳重傷。

小犀牛被送到動保組織Care For Wild收容,義工發現牠是公犀牛,為牠取名為「亞瑟」。亞瑟正恢復健康,但義工觀察到,亞瑟的心理創傷大,至今思念媽媽,不時嘶吼哭喊,令人痛心。

非洲曾有數十萬頭犀牛,但現在非洲的白犀牛剩二萬頭左右,黑犀牛剩五千頭左右。國際拯救犀牛協會稱,依目前盜獵情形,犀牛未來十年恐會在野外消失。

去年3千人排圖騰

躍上《時代》

莊福文教基金會在去年世界犀牛日號召三千人排巨型犀牛圖騰,曾登上《時代》雜誌官網首頁,讓世界看到台灣對犀牛保育的重視。基金會復育犀牛,在六福村園區內二十頭白犀牛復育成果傲視亞洲,近年前進南非關注犀牛原生地並捐助當地犀牛孤兒院,並連續兩年於國內舉辦犀牛輔助生殖技術工作坊,邀請十二國的動物專家齊聚分享台灣的犀牛保育經驗。

今年國家地理頻道和文化部合辦的二○一八年Crossing Borders國際紀錄片製作人培訓工作坊暨提案大會,也邀請基金會分享犀牛繁育成果,去年推出的全球唯一「蘇丹犀望巴士」和犀牛保育員,讓一般民眾透過深入犀牛棲息地及幫犀牛刷背等互動,喚起大家對犀牛保育的重視與支持。

犀牛會在泥裡打滾,因為混著水分的冰涼泥漿不僅能降低牠們的體溫,等身上泥漿風乾後,皮膚上的體外寄生蟲也能隨泥塊剝落遠離。今年世界犀牛日莊福文教基金會舉辦「泥漿尋寶.紅鼻子挺犀牛」,將運來全世界三大泥漿溫泉之一的台南關子嶺泥漿,打造台灣第一場模擬犀牛生態公益活動,號召民眾抹上紅鼻子,一起大玩泥巴,體驗犀牛的日常,學習犀牛的大自然保養術,限額一百人,詳情可上六福村官網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