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約定
2018/4/9 | 作者:平禾
  文/平禾

連著幾天下雨,天氣終於放晴,初一早晨阿嬤趁太陽露臉時刻,帶11歲孫女小妤提著餅乾、水果和金紙,繞過路面積水來到土地公廟。土地公廟是一條龍式的傳統建築,正殿供奉福德正神,還有一尊土地婆婆塑像,神案下方有虎爺,左廂房是管理員辦公室和倉庫;右廂房是水槽有一排水龍頭,後方附建廁所。廟前有一方水泥廣場,廣場左邊豎立一座金爐,右方一棵老榕樹。

廟前廣場平時是阿嬤帶孫子滑螃蟹車,學童玩蛇板、跳房子的地方。老榕樹下擺張桌椅就成老人鬥嘴聊天之處。每逢福德正神生日聖誕,廣場搭起戲台,演歌仔戲、布袋戲酬神。

阿嬤牽小妤走過廟前廣場,幾個小孩赤腳在水漥玩耍,嘻鬧聲讓小妤頻頻張望。阿嬤和小妤先到水槽洗水果,用紅色塑膠盤盛水果和餅乾,供在神案。阿嬤點燃六炷香,分小妤三炷。先拜天公爐,再拜福德正神,三拜桌下的虎爺。阿嬤口中念念有詞,虔心祈求玉皇上帝,各方神明和土地公土地婆、虎爺庇佑一家老小平安無事,健康安樂,年輕人工作順利,求學中的孫子孫女學業進步。

小妤跟著阿嬤這裡拜、那裡拜,將香交給阿嬤插在虎爺前的香爐,迫不及待問:「我可以去玩嗎?」

「可以了,但是要小心,不要弄髒裙子。」

「好。」小妤回答時人已經跨過門檻,甩掉拖鞋,加入玩水小朋友的行列。

阿嬤則到左廂辦公室拉張椅子坐,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廟公閒聊,盯著滿場跑的小妤。

「時間差不多了,該去擲筊問神。」半個小時後她起身走回正殿,拿起籤桶旁的筊杯,默念後擲出,笑著說:「聖杯,神明有保庇!」



「小妤喲,燒金紙喔!」

「好!」小妤聽到呼喚迅速跑到金爐前。

接過阿嬤遞來的一綑金紙,解下橡皮筋,學大人捏皺金紙一角丟進爐口,看金紙被橘紅火焰吞噬,扭曲縮小變成灰燼,好像變魔術,她一張接一張慢慢投,不像阿嬤一次一大把扔進爐口。

「嗯!臭臭,阿嬤,臭臭的。」小妤皺起眉頭。

「對呀!」阿嬤也聞到一股異味,正懷疑自己是不是嗅覺敏感。

「啊!」小妤顧不得熱氣灼人,靠近爐口細看,驚叫:「好像有狗狗!狗狗!」

「亂講!怎麼會有狗?」

「真的,我看到眼睛,有毛有眼睛啦!」小驚嚇得往後退絆到阿嬤的腳差點跌倒。

廟公聽到驚叫聲,靠近爐口睜著老花眼端詳一會兒,聞聞嗅嗅,「好像有東西在裡面。」轉回辦公室,拿出一把長柄鐮刀,伸進爐口拉拉扯扯,大叫:「真的有東西。」彎彎的鐮刀勾到沉重的物體,那東西好像卡在落灰燼的鐵條縫,一時拉不出來。

廟公回辦公室,拿出一根長棍,吆喝廣場上的村民:「快來幫忙!」一個人用棍子從另一個爐口推,廟公在對面爐口用鐮刀拉,一聲:「嘿咻!」從爐口拉出一團東西「啪!」掉落地上伴隨一陣焦臭味。

小妤嚇得撞進阿嬤懷裡。眾人蹲下細看,「是貓咪!」原來是隻有白色橘子斑紋貓,身體僵硬,頭和腹部皮毛燒得焦黑,耳朵額頭的皮皮燒光露出一雙大眼,就是那對嚇壞小妤的眼睛。貓屍裝在黑色塑膠袋,塑膠袋遇火先燒,飄出焦臭味,熔化的塑膠黏在貓毛一起燃燒,又是一陣惡臭。

「哎呀!沒天良,有人把貓屍扔進金爐裡。」

「要燒貓屍也要找專業的焚化爐,這種金爐火力不夠,怎麼燒得化…」

「是誰把貓屍扔進金爐,汙染金爐,弄得臭抹抹……」

「夭壽喔!把金爐當焚化爐,汙染金爐也褻瀆神明,對神明不敬……」

「對呀!對神明不敬,一定要把他找出來!」

「對。」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討論兼叫罵,說得廟公決定去報警,「一定要找出這個褻瀆神明的人!」並宣布:「封爐!」



派出所受理廟公報案。

「傷腦筋耶,報告所長,把金爐當焚化爐燒貓屍,涉及什麼罪?」受理報案的值班警員滿肚子疑問:「毀壞屍體罪?還是違反環保法規的亂丟廢棄物?」

「嗯。」所長思索一會,翻翻六法全書,「毀壞屍體罪是指毀壞人的屍體,動物的沒有罪;亂丟廢棄物,是只有罰款的行政罰,我看先用毀損罪嫌辦理。」

「毀損罪?」

「對,把金爐當焚化爐,害金爐受損,比較屬於毀損。」

警方受理報案後,所長和警員騎機車到土地公廟勘察現場,依偵辦刑事案件的步驟拍攝案發現場,拍攝貓屍,採集貓毛和檢體,調閱廟門監視器和附近大馬路口紅綠燈桿上最近一星期的監視器畫面,一點兒也不馬虎。

「所長大人,一定要抓到這個糟蹋金爐的人,真可惡!」

「叫他跪著向神明謝罪!」

土地公的信徒齊集廟前廣場,一言一語咒罵丟貓屍的人,討論抓到人該怎麼處罰,眾人愈說愈嗨,甚至連:「叫他切腹謝罪!」都喊出來了。

所長擔心事情鬧大連忙說:「大家先不要激動,我們會儘快找到丟貓屍的人,聽聽他怎麼說,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但是不可以打人,請大家答應我。」

「不是給我們一個交代,是給土地公一個交代,讓祂看看是誰不尊敬祂,把祂的金爐當焚化爐用。」



所長回派出所馬上仔細看調閱的監視器畫面。出入土地廟的道路就那麼兩條路,加上廟門口監視器拍到3天前一個戴安全帽的人將機車停在金爐旁邊,拎著一袋東西下車,在金爐前放下袋子,從外套口袋拿出金紙用打火機點燃焚燒,再將袋子推進金爐。

確定時間、機車車型和騎士身材,再從兩條路口監視器找到機車經過的畫面,接著往下追,調閱機車行駛路線沿途紅綠燈桿上監視器畫面,終於從鄉公所前路口監視器找到清晰可以辨識車牌號碼的畫面。

「車主是55歲婦女廖滿意。」警員從車牌號碼查出車主資料,呈上一張廖滿意的身分、年籍、地址資料給派出所所長。

「去帶她回來調查!」

警員騎警用機車離開派出所。半小後,警員回所,後面跟著婦人廖滿意。

「有啦!那隻貓是我丟的啦!」廖滿意被警員帶到派出所,得知土地公廟信徒控告她才知道事情鬧大。她急著解釋:「我以為貓在金爐焚化,貓的靈魂可以獲得神庇佑才沒有埋掉,不是故意將金爐當焚化爐。我常去那裡拜拜,知道土地公信徒多,香火旺,燒金紙的人多,我以為大家燒金紙時可以順便火化貓屍。」

「妳不要急,慢慢講。」警員問:「貓是怎麼死的?」

「我的貓是公貓,叫魯魯,獸醫說,牠太老了,感冒感染細菌引起併發症病死。」廖滿意說,「魯魯驟逝,我一時心慌意亂,不知該如何處理,聽獸醫說火化一隻貓要好幾千元,有的還要上萬元,好貴喔!我才想用金爐火化貓屍。」



「丟貓屍的人被警察抓到了!」廟公宣布後,大批信眾齊集廟前等著替土地公和土地婆討公道。

派出所3名警員陪廖滿意到土地公廟謝罪,說是陪,不如說是戒護,戒護她的安全,防止信徒太激動打人。

廖滿意一現身,有許多婦女認識她,紛紛問她:「怎麼是妳?妳怎麼會亂丟貓屍體?」同時向其他信徒說,「伊常常來拜拜燒金紙啦,不是壞人啦!」替她緩頰。

「常常來拜拜燒金紙,還這樣欺侮土地公?要向土地公和土地婆道歉。」

「對呀,不是我們要不要原諒伊,是土地公、土地婆要不要原諒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錯了。」廖滿意滿懷歉意向信眾們重述一次事發經過,最後她承諾:「如果土地公、土地婆原諒我,我會支付修金爐和舉辦淨爐法會的費用,每月初一、十五來拜拜懺悔。」

「妳跟我們講沒有用。」廟公說:「妳去稟報土地公、土地婆,擲筊請示,如果祂同意原諒妳,我們沒意見。」

廖滿意跪在土地公、土地婆神案前,拈香祝禱,稟告前因後果,懺悔請求原諒,足足講了5分鐘。擲筊前又慎重地承諾賠償、每月來拜拜等事,再擲筊。

「聖杯!」

「聖杯!聖杯!」廟公宣布:「土地公給她 3個聖杯,原諒她。」



事件就此落幕,廟公以土地公原諒廖滿意,雙方達成和解,撤銷報案。廟公請人重新清潔及整修金爐,擇吉日辦一場淨爐法會,在廟前廣場搭戲台演出斬妖除魔、鎮妖制煞的布袋戲。

「喂,廖滿意女士,我是福德祠,土地公廟的管理員,我們重修金爐,辦淨爐法和演布袋戲,總共花了35萬元,妳什麼時候來付錢?」

「我這兩天比較忙,再過兩天就會去。」

3天過去,廖滿意沒有到土地公廟。

「喂!喂!」廟公撥打手機,沒接,轉音信箱。廟公打聽她住的地方,循地址找去,只見門窗緊閉。

「她不見了,不接電話也不在家,找不到人。」廟公氣得在廟裡向信徒抱怨,「這一個月也沒看過她來拜拜。」

「她不是躲起來,想賴帳?」

「她敢嗎?這是她跟神明的約定,人可以騙,神明可以騙嗎?」

「如果她真的賴帳,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土地公應該知道怎麼辦。」



兩個月後的傍晚,冬季天黑得快,廟公鎖好廟門正待回家,聽到煞車聲伴隨尖叫和巨大的撞擊聲,廟公和在廟前廣場的村民一起衝出馬路,看到一輛機車撞在電桿前,機車頭解體,一人仰躺在地,安全帽噴飛一旁。

「救人喔!」廟公呼喊:「有手機的人趕快報警叫救護車。」他走向前察看,竟是廖滿意。

「是妳,喂,廖女士,聽到我講話嗎?」

「魯魯,魯魯跳上來……咬我,咬我。」廖滿意手指頭動了動,意識逐漸模糊。

廟公回頭看土地公廟,再看昏迷著被抬上救護車的廖滿意,心有所感,深深嘆口氣。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