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對待】老農的啟示
2018/1/3 | 作者:文/林少雯
  文/林少雯

台北市區早已見不到綠野平疇,滿目蒼翠的景象了,放眼都是水泥建築,柏油馬路,以及萬頭攢動的人潮和壅塞街道的各型車輛。

好懷念那一片翠綠的田園風貌,上周當我路經北投往關渡的捷徑,也是青少年朋友喜愛飆車飛馳的大度路時,兩旁碧綠的田野,馬路上成行的綠樹映入眼簾;我的視線貪婪的四處眺望,想將這一幅自然美景,攝入眼裡,存入心底。

當看到大度路口右側的田野中那一排白色的二樓房子時,塵封已久的記憶忽然重被拂拭。那排房子中的一棟樓,我曾在十幾年前住過。房子依然如昔,屋旁的稻子已經結穗,即將有一季喜悅的豐收。

十幾年前,那一片稻田原是雜草叢生,廢耕多時的荒地。有一天卻忽然有位老農來翻土、犁田、灌水、播種;不久秧苗長高了,隨即插秧,一片綠油油的稻苗,在水光瀲灩中欣欣向榮。

原來那陣子廢耕的土地聽說要課征荒地稅,否則公家要照價收買,我想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塊地才被復耕。

但是,忙了一陣子,過後,這片田地就沒人管了。秋天,雲很高,秋老虎把稻田晒得遍地裂痕,比起鄰近的稻田,真有天壤之別。隔鄰的水田開始有人跪地除草了,這片龜裂的田地卻已開始雜草叢生,我天天盼望有人來澆水、除草,但它卻可憐兮兮一直無人過問,我有點不平,心想這片田地的主人,只不過裝出復耕的架式,來逃避荒地稅的課征,所以秧苗種下之後,就任其自生自滅了。

後來,我看見那位老農又來灌水了,忍不住過去請教他,為何讓稻田旱了那麼久?他解釋說,因此地靠近北投,地質含有硫磺成分,所以必須晒一段時間,將來稻子才能有好收成。我又請教他,為何不除草,他說此地荒廢太久,雜草太茂,復耕後,草雖被埋到土裏,但並未腐爛,糾纏在土中,除草會牽動秧苗,影響稻作。

我聽了恍然大悟,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全錯了,哪會有辛苦播種之後,不想收成的呢?人們常會對不甚清楚的事亂下批評,憑一己的臆測和想像或直覺而下斷語,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將真相和善意扭曲了。

這使我想起,年輕的時候,不是也常把父母、師長的好意,當成是嘮叨,管太多,而起反感、不耐,甚至出言頂撞。這種自以為是的心理,總是認為說話的人觀念落伍,而從來不去想,這些話的背後,有多少的智慧和經驗的累積,有多少的愛心和期望在裡面,如果我再年輕一次,我一定會洗耳恭聽,虛心接受。

老農給我的啟示,是一輩子受用不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