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法帖
2018/1/3 | 作者:文/吳桐
  文/吳桐

北宋學士李世衡喜愛收藏墨寶,他有一部法帖,是晉朝大書法家的真跡,收藏在兒子李緒處。汴梁有個姓石的從事官,向李緒將此帖借了回去,卻悄悄地臨摹了一本,獻給了當朝宰相文彥博;文彥博以為是真跡,珍愛異常。

一天,文彥博大會賓客,並拿出收藏的字畫讓大家欣賞。李世衡恰巧也在座中,一見此帖,大吃一驚,暗想:「這部法帖是我家的,怎麼到這兒來了?」急忙叫僕人回去取帖來驗證。不一會兒,僕人帶著法帖來了。

李世衡仔細一看,才知道文彥博的是臨摹本。再問僕人,方知李緒曾將此帖借給石從事;而文彥博也不諱言「墨寶」是石從事所獻。於是李世衡拿出真跡,將石從事借帖臨摹而轉贈的經過如實告訴了文彥博。

座中的客人們聽了,紛紛湧上前來,拿著兩本字帖反復比較、辨別,人人都得出結論說:文相公收藏的那本是真跡,而李學士的是摹本。

李世衡私下長嘆一聲說:「他們人多勢眾,又眾口一詞,我哪里分辯得清?今天我才深深體會到:身世顯赫,假的也能變成真的;地位低微,真的也會變成假的啊!」

誰的官大、誰的權重,誰也就擁有了真理。這難道不是封建社會屢見的「真理」嗎?撫今追昔,李世衡學士顯然應該寬慰了,因為這條「真理」不過使他的一本字帖受了委屈,而看看從古至今,受這條「真理」戕害的中國人,何止成千上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