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懸明鏡青天上 海洋心象
2016/7/28 | 作者:文/江心靜
  文/江心靜 圖/林存青

出生在海島,成年之前,看到海的機會屈指可數。

然而,當我尋著時光的軌跡往回走,盡頭總是一片海……我爬上高高的岩石,白花花的藍,洶湧的海浪衝到腳下,整個人像要被吸走,一陣昏眩,周圍沒有半個人,強烈地想要縱身投入那片奇異的藍,下一秒,跌坐,恍如隔世,心中悵然。那一年我三歲,小琉球,家人在遙遠的沙灘上……

從此以後,這一幕變成我生命的基調,一再重覆,不論在什麼地方,無意間,常不自覺會回到相似的景象。

看海的渴望牽引我的腳步,往更大的世界走去,單車環球途中,游泳、潛水、衝浪、海上獨木舟,屢屢嘗試不同的方式,親近海。

最奇妙的一次經驗在南非,划獨木舟,花了兩個多小時到海豹島。

回程,竟然有幾十隻海豹跟隨,在獨木舟周圍跳躍玩耍,姿勢曼妙,就像跳水上芭蕾,在空中畫出一個完美的弧型交會而下,有時身體倒立,只有尾鰭露出水面,滴溜溜地旋轉,有時一前一後地交互跳躍,像在水面賽跑,還有搖頭晃腦的……真是太可愛了!看到這一幕,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邊划著槳,一邊張大了眼睛,把每一秒的畫面深印腦中。直至今天,一想起這個珍貴景象,還是感覺全身發熱,好像親身參與了海洋的歡樂慶典,難以忘懷。

結束漫長的旅行,回家,在水泥叢林中,逐漸遺忘海洋。

直到有一晚,幾經波折,抵達墾丁,紫藍色天空下,闃黑的舺角包圍著海灣,海水穿過天然的屏障,一波波湧來,流過我,流向記憶,天地一片靜寂。

此時,一股奇異的感覺流過全身,「全世界的海,呼喚我」那種感覺難以形容,跳脫時空的「呼喚」,連綿不絕,近似夢境深處的低語,生死之際的領悟……

曾經走過的海岸線像電影底片,一幕幕在心中快速轉換……直到此刻,才了解我多麼幸運,竟然珍藏了那麼多海洋的片段!那些片段,都是扎扎實實用每一天的生命換得的,自以為單騎縱貫大陸的旅行,其實只是在大海的腳邊踽踽獨行,呼吸鹹濕的海風、浸淫溫柔的海水,無論旅行多遠,依然在海洋的懷抱裡。

在家鄉的海邊,了解有所取捨的自在,人生,並不是是非題。

感謝那一群可愛的海豹,讓我領悟生命本身的美好,現在就該盡情歡笑、盡情跳舞,盤旋心中多年難解的苦,大都是一點就通的盲點,雖然不能像海豹一樣靈敏,至少,我的快樂,不少於在水中嬉戲的牠們。

摯友存青在《永不停歇的旅人》的推薦序寫道:「心靜十四歲寫的第一首詩〈尋海〉,二十四歲自費出版的詩集《水光》,三十歲自傳式詩文集《候鳥返鄉》,這些詩和文學作品,一直到現代水墨創作《如魚得水》系列和《海洋心象》系列,都可以發現海洋和水一直是她逃離現實的思想慰藉,象徵著內心渴望的自由和美好境界,也是心靜內在靈魂和外在世界溝通的方式。」

從小對海的追尋,作畫以後,化為源源不絕的靈感來源。

第一件作品是《如魚得水》系列的〈雙魚飛躍〉,在恍如宇宙浩瀚的黯藍大海,白色激流浪花邊上,兩隻斑斕金魚,象徵美麗而脆弱的生命,逆境中往上飛躍。

發展到《海洋心象》系列,一發不可收拾,以海洋的無窮無盡,探討心靈圖像,〈故鄉的海〉蘊含對未知旅行的渴望,〈海洋之心〉的驚濤駭浪隱喻艱辛的旅程,〈寂靜深海〉代表經歷過風雨的平靜與喜悅,〈藍色狂想曲〉呈現內心波濤洶湧的能量,〈海中天〉思考生死課題……

暮春時分,接到一個邀約,來自台灣三義「大河美術」與四川天藝濃園共同主辦的「當代圖記──兩岸藝術特展」,有幸參與盛會,選擇《海洋心象》系列最新的〈水鋼琴之一〉、〈水鋼琴之二〉以及《抽象山水》系列的〈戲墨〉、〈覓藏〉,前者是生命史詩,後者是人文情懷,歡迎舊雨新知蒞臨指導。

◎當代圖記──兩岸藝術特展,展地:師大德群藝廊,展期:八月五日~八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