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 頭香與頭鐘、頭鼓
  2014/7/25 | 作者: | 點閱次數:358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燒香、敬佛,不可以用世俗之心與聖者接觸;

只要你心意真誠,任何地方、任何時刻,獻上心香一瓣,

也可稱為「燒頭香」,就是到寺院裡敲鐘、擊鼓亦是如此。

台灣民間的信仰,到了每年的正月初一,許多民眾都會到寺院裡「燒頭香、撞頭鐘、擊頭鼓」,乃至不少廟宇還有「搶頭香」的習俗,認為搶到頭香來年諸事亨通,平安順利,因此,只見大批民眾蜂擁而上,爭先恐後,不惜大打出手,拚了命要搶插頭香,真是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甚至於過去在大陸,還有人事先躲在香案底下,等到零點一秒,時間一到,立刻衝出來把香插進香爐,表示「這是我的頭香」。這樣的想法實在不合乎佛意,確實有改善的必要。

在《六祖壇經》中有一個故事,有一次,六祖惠能大師集合大眾,說:「我有一樣東西,它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大家還識得嗎?」當與會大眾遲遲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時候,座下弟子神會立刻就站起來,回答說:「是諸佛的本源,是眾生的佛性。」

惠能大師聽後,卻呵斥他說:「已經跟你說是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你卻還要喚作本源、佛性,就是將來能有出息,也只不過是個知識分子,不是個大徹大悟的禪師!」其實,佛教對於時間的概念是圓形的循環,沒有前後、頭尾之分、無始亦無終。

「燒頭香、撞頭鐘、擊頭鼓」也是一樣的道理,它並不是在時間上規定,也不是搶在別人之前就叫作「燒頭香、撞頭鐘、擊頭鼓」。燒香是一種恭敬,你有你的頭香、頭鐘,我也有我的頭香、頭鐘,與別人沒有關係。你在正月初一燒頭香,我到三月十五才有時間燒香,那也是我的頭香。頭香並不特定在哪一天、哪個時間燒,比如,世界各地的時間都不同,如在台灣是清晨,在洛杉磯則是傍晚,那麼全世界有一、兩百個國家,寺廟這麼多,信徒這麼多,哪一個人燒的香才是頭香?哪一個人撞的鐘才是頭鐘?哪一個人擊的鼓才是頭鼓呢?

所以,在佛光山我們不稱「燒頭香」,而稱「燒年香」。往年的過年,佛光山都要等到晚上十二點零一秒才讓大家撞頭鐘、燒年香,但我認為要人家等到十二點敲了鐘、燒了香才回去,路途遙遠,會造成別人的不方便,佛法是給人方便的。所以,過年到了,大家燒一炷香,那個年香就是頭香。我們的心不要給時空、地理錯亂了,燒頭香是沒有時間標準的。

佛陀上忉利天宮為母親說法,回到人間的時候,蓮花色搶先於眾弟子之前迎接佛陀。可是佛陀卻告訴蓮花色:「事實上第一個來迎接我的人是須菩提。」蓮花色疑惑的問:「須菩提不是還在室中打坐嗎?怎麼會是第一位來迎接您的人呢?」佛陀說:「蓮花色,須菩提現在正在觀空入定,他與真理相應,就能見到佛陀,這就是迎接佛陀。」

所以說,燒香、敬佛,不可以用世俗之心與聖者接觸;只要你心意真誠,任何地方、任何時刻,即使是在家中的佛堂,獻上心香一瓣,也可稱為「燒頭香」,就是到寺院裡敲鐘、擊鼓亦是如此。

我認為宗教不可以走向商業化,不能買賣,宗教是純粹的信仰,宗教是神聖的。每一個人只要在一年當中到寺廟插的第一炷香就是頭香,敲的第一鎚鐘就是頭鐘,擊的第一陣鼓就是頭鼓,如此才符合佛法平等的意義。

燒香等提問

問:至今仍不少人相信在大年初一,第一個將香插在寺廟香爐的人,可為自己帶來一整年的好運。然而星雲大師提到,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頭香,那麼在為自己上頭香時,該有什麼樣的心態?

答:燒香是表示恭敬,是表示犧牲,就如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要燒去自己的貪欲,才能得到無求的財富;燒去自己的瞋恨,才能得到無恚的慈悲;要燒去自己的愚痴,才能得到智能的光明,要把自己的七情六欲,各種憂煩悲苦、嫉妒狐疑、妄想顛倒,都能一起燒除,才能獲得自己的所求。希望每個人在焚香的同時,點燃自己的心香。

問:鐘在佛教裡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答:鐘聲在佛教裡有覺醒的意思。鐘聲除了當為號令,或者作為宣告事情的訊號,具有計時、紀事、集眾的功能以外,也有提醒人反省的意思。所謂鐘聲可以敲醒人的迷夢,讓人有警覺的提醒,可以使人釐清思路,往人生的前途出發。基督教的教堂裡,過去都有鐘聲;佛教的寺院裡,也都有鐘樓、鼓樓。但由於戰爭的原因,廢止宗教敲鐘,現在已經很少聽到鐘聲了,所以今日做著迷夢的人,也就愈來愈多了!

鐘聲雖然是來自教堂、寺院所帶給人的警覺,但是真正的鐘聲,要來自於每個人的腦海,來自於每個人的心靈。在日常生活中,腦海裡要不時有警鐘響起,心靈上要不時有鐘聲迴盪;自己也要不時的想一想,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

問:傳統的佛教寺院裡,都有「晨鐘暮鼓」的儀式,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答:寺院晨昏都會敲鐘擊鼓,早晨先敲鐘後擊鼓,夜晚則先擊鼓後叩鐘,所以有「晨鐘暮鼓」之說。鐘響,代表醒來了、覺悟了;暮鼓咚咚,表示偃旗息鼓,大家應該要休息。鐘鼓,也就代表早晚作息的意思。敲鐘擊鼓,還有警覺的作用,警惕行者要精進。

(摘自星雲大師《迷悟之間》、各種場合之開示)


禪∣門∣語∣錄

譯者/滿和法師、Doris Koegel-Roth、

Leon Roth

世間的山河大地,好像是一塊大染布,只要我心中有淨水,會把人間的染污給予漂白。你心中的平等,可以把世間的差別擺平;你心中有慈悲,世間萬物也可以作為你的子弟。假如你有智慧,你可以洞察世間的來龍去脈;你有禪定,你可以安定世間的動亂;你有菩提的力量,自然可以處理世間的憂悲得失。總之,你要讓世間萬物都受你所用,你的心不能隨萬物而轉;只要你心能轉境,還有什麼苦樂得失不能轉的呢?

Only clean water washes away defilements. Only the mind of equality washes away discrimination. Only compassion makes everyone your disciple. Only wisdom lets you see through everything. Only meditative concentration lets you bring to an end to chaos. Only the strength of Bodhi(enlightenment)lets you cope with sorrow and loss. In short, embrace the world, and don’t be distracted. When you get rid of your mental obstacles, your suffering will be turned into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