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讀英詩】 如何讀詩:從丁尼生的詩讀起
  2012/1/8 | 作者:文/陳超明(政大英文系教授) | 點閱次數:1027 | 環保列印
  To follow knowledge like a sinking star,

追求知識有如墜落星星,

Beyond the utmost bound of human thought.

超越人類思想極致的邊界。

十九世紀的英國詩人丁尼生終身透過詩的創作,提供我們生活與追尋知識的動能,期望世人能「追求知識有如墜落星星,超越人類思想極致的邊界。」

二十一世紀的生活在知識快速成長的時代,不斷地接受不同資訊與不同文化的衝擊,很少人能靜下來好好思考真正的知識為何?每天閱讀短暫、漂浮的資訊,我們的智慧相對地成長了嗎?我們的思考更深刻了嗎?如何深化我們對知識的追尋,如何強化現代人最需要的批判性思考與分析能力,可能得讀讀人類思想與感情最精煉的表達:詩歌!尤其是經典的詩歌!

為什麼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要去閱讀十七、十八是寄的文學作品呢?大多數人給我的回答總是:那些作品是經典。這的確是原因之一,但閱讀這些詩歌真正的意義,在於能不能對作品產生任何感覺與想法,自己沒有感覺的作品,讀了也是白讀。

台灣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就是寫詩的人比讀詩的人還多,像是網路上的創作等等,而且幾乎百分之九十的詩都是抒發感情的情詩。所以今天我將會跳脫純文學的角度(談論結構、象徵、理論等),而以人文及生活的方法來閱讀英詩,因為我認為一首詩是何觸動讀者的心以,如何與讀者的生活產生連結,才是更值得我們探討的議題。

一首浪漫詩的啟發:詩應該要觸動我們的心、提升我們的思維

就先從浪漫詩人William Wordsworth的 一首短詩〈She Dwelt Among the Untrodden Ways〉談起吧!本詩描寫一名名叫Lucy的女性:

She dwelt among the untrodden ways 她停留在未曾踏足的地方,

Beside the springs of Dove, 沿著純潔的溪流,

A Maid whom there were none to praise 少女無人讚賞,

And very few to love: 亦少人愛憐



A violet by a mossy stone 紫羅蘭靠著滿布青苔的石頭,

Half hidden from the eye! 半隱於眼前

--Fair as a star, when only one美如星星, 孤伶

Is shining in the sky. 閃耀在天空。



She lived unknown, and few could know 她活著, 無人知, 也很少人能知

When Lucy ceased to be; 生命何時終結,

But she is in her grave, and, oh, Lucy但她現躺在墓裡,啊

The difference to me! 多大的差別啊, 對我!

好詩的解析:

短短的十二行,描寫詩人對Lucy的懷念。詩中的少女dwelt在溪流旁的untrodden way(未被踩踏之地),在這裡詩人不用live而是用dwelt這個字,用意在於要表達的並非單指居住的意思,而是還有徘徊、遊蕩之意。而這裡的untrodden ways指從未被踩踏過之地。少女不只從未被讚美也少人愛過,因為沒有人認識她。

景色一轉,我們看到一幅畫面: 一朵紫羅蘭依偎在佈滿青苔的石頭上而且是half hidden半隱半現的,滿佈青苔的石頭呼應了前段的untrodden。從第一段無人注意的少女到第二段不易被發現的紫羅蘭,詩人從一個觀者的角度,對人也對物產生了交流。第三句的fair as a star指的不只是紫羅蘭還包括了少女,而其狀態都是only one的,猶如在空中的一顆孤星,最美最亮眼。

第三段說明Lucy在世時無人知曉也少人注意到,甚至當她結束時也是一樣。但現在當她躺在墳墓哩,啊,這對詩人來說是有很大的差別的。意思在說Lucy的存在詩人是時時刻刻都牽掛著的,不論她是何種狀態。這裡用ceased to be而不用die是因為對於詩人來說Lucy的狀態只是停止存在而非死去,逝去的是physical existence而非the spiritual one,所以在描寫當Lucy躺在她的墓裡時,詩人用了現在式she“is”in her grave來表示其存在,這也是造成difference to the poet的因素—對詩人來說Lucy never dies。

詩提供一種感動:每人心中都有一個Lucy

傳統研究探討Lucy 這位少女是否是詩人的愛人,在她死去之後詩人寫了這首詩來表達對她緬懷。但更多人認為Lucy指的不是任何人,而是浪漫作家所常歌頌的大自然。詩人想要表達人們對自然的unawareness,不懂得praise更不懂得love自然。詩人對於Nature之美的敏感觀察表現在他能夠看到依偎在青苔石邊的一朵紫羅蘭一樣。大自然四季變化、生生死死(cease to be、in her grave)對於其他人來說似乎都無關緊要,但這對Wordsworth來說卻有著極大的不同(difference to me),大自然的消長變幻,觸動了詩人的感受。讓他體悟到生生不息的永恆概念。

讀此詩時,深究Lucy的身分是沒意義的,重點是讀完此詩心中是否有詩人的感受?對我來說,Lucy是存在每人的心中,可能是天邊的一道彩虹,激起心中對於美景的讚賞或聯想到人生美好,也可能是路邊的小貓小狗開心玩耍感染了我的無憂無慮或純真的美好,只要是任何自身所查覺到的獨特感覺(feeling),也可能他人沒注意到的小現象、小轉變,但卻對我產生無比的影響,這就是Lucy!這就是我認為的詩意(poetic)!感受Lucy與生活所產生的震盪、共鳴,這就是為何讀詩,如何讀詩的精彩之處。讀完這首詩後,仔細看看周遭世界裡有沒有任何事情是difference to me/you的,抓住那一點不同,好好感受生活的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