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人間多情
  2019/10/22 | 作者:文/PM | 點閱次數:50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PM

人間終歸多情,人生在世的每段遷移與牽掛,多是情感的拉力、不切實際的遐想,而非思慮周詳的理性。

◎回首那年的純真

年幼時的友伴,總脫不下我們的憶憶念念,當年那麼軟嫩的情懷,讓彼時的一切都銘刻至今,即使在歲月的淘洗下,依然浮泛著潔淨的光澤。這是時光的恩賜、人類心智的神奇,讓我們在時序漸涼的日子裡,依然抱有舒暖的溫度,微笑地走在人生逐漸乏力的路上。

這些記憶是這般甜而不膩,以至此刻一旦有緣再續,免不了的,就是讓人情怯,總擔心看見彼此已然老熟的世故,連當年的回憶都要遭受時間的考驗。因而相互的靠近,就成了一種由衷的想望,卻又在聚首前夜,輾轉輾轉思慮。這樣不好,那樣也不合宜,於是便戴上一張微笑的面具,面具後是半凝固的心情。

◎然而就是有種甜蜜

青春的我們,在相對的親愛與傷害中,極端地坦白或武裝自己。多情不妙、怨懟也不好,無端地喜不自勝或憑空失落。而這段內心最為戲劇化的人生,也恰是我們年華正當璀璨時。

風光正好時,我們在心中來來回回、忽喜忽悲,情感情緒接連不輟;然而畢竟智識正當明朗,誰都不因此感到疲倦,反而如同收納臥房小物般,一會兒將情感藏在這裡,沒兩下又將它搬到那裡,完全無從意識到自心的善變。來日回首,卻是誰也不記得那種美妙與滑稽。如此的我們,與友伴爭執難免、距離卻愈靠愈近,不知是何緣由,即便當年心緒忽高忽低、變化萬千,卻總有種甜蜜沾在舌間,讓我們若即若離、又遠又近地黏貼一起。

這樣生動有趣的情懷,流水般奔過整個青春年代,沖走盛年必然的傷疤。即使光陰虛擲,卻無有遺憾,就這樣在彼此的相伴中,嘻笑怒罵、且分且合。即使日後情誼有了變異,在人生後半的路上回首,依然是我們回味再三、最是閃耀的鎏金歲月。

◎歲月的旋轉木馬

探出青春的搖籃後,任誰也無從回頭了,各自睜著渴望的雙眼為前途奔波。初見人間百態的後青春期,事漸多而餘暇漸少,往年捧在手心的情感,也在龐雜的工作間漸次零落。然而年輕的心依舊熱情,儘管早兜不攏往昔的親暱,已逝的種種猶然令我們雙眼微潤、難以忘懷,老是想要追回那麼一點一滴,安慰勞頓漸來的職場人生。

畢竟背後的青春未遠,心頭上還是熱的,情感溫潤如昔;然而由於忙碌接踵,曾經那麼堅固的情感,也就在腦海晃動起來。要說一切就這麼剝落嘛,倒也未必,只不過彼此對未來都更沒把握,以致情誼在人生的崎嶇間,一頭奔忙一頭掉落,連自己遺失了哪些,都幾分粗心。

一日一日相續不斷勞碌奔走,連散心都一步快過一步,體感中的重量如何也脫他不下。時間打從日出之後,就團團轉個不停,因而筆挺的肩頭鬆了,背脊也常微微駝下,彷彿這樣才能卸下身上與心裡的勞倦,讓身心得到真正的休息。如此一時昂揚一時闌珊地穿梭在人群間,且不得不偽裝臉上的表情,只求保住人際與前途的安寧。然而就像陀螺左搖右擺的旋轉,這急速的轉動要在哪裡歇下,工蟻般的人生何時才能微笑俯瞰,卻是人人都有雄心卻各個都沒把握了。

◎人生的說與不說

人到中年的情感最是綿密糾纏,早年平坦的胸懷,彷彿含著粗礪的蚌貝,暗暗將淚水藏在貝殼裡,獨自默默掩上。想說的話多,卻是向誰坦白都不妥當,於是往年的互信與親暱單薄了,熱情也模糊難辨,胸間幽幽然存疑,總擔心一個閃失,自己費心積存的安穩就這般傾斜,人生因此歪歪倒倒。也好似口乾的旅人,四下覓著飲水,可若是有杯水遞來,卻也不敢大口飲盡。幾乎乾涸的唾沫黏牢口舌,淡定而沉默地望著眼前的水杯,既不就口也不捨推卻,就這樣眼睜睜擱著擱著、渴著渴著,直到旁人將水取走,整杯倒入水槽裡。

行經人生這段旅程,無論如何便是信中存疑,天真與熱情斑駁了,怎麼說也寧可戰戰兢兢、乾燥而安然地經過中年人生。寧捨秋景的繁美,只求人生至此的安穩,都落實在自己彷若凝固的心裡。唯唯可惜的是,這段情感最是繁複的年華,因此就讓我們一擰再擰,擰乾胸中難得的溫潤,只是緊閉唇舌,快步一逕向前、就這樣一逕向前。

◎當夕日晒上脊梁

當一切的情懷與情誼,在時間的迴旋中不斷演化,人生的夕照終於晒上肩背,我們的影子反向投射在自己眼前。那些略帶疲倦、不加掩飾的私想與豁然,又透出我們藏著細紋的臉頰。這樣的歡喜與思量,儘管不再幼稚,卻也有幾分早年的自然可愛。只是同儕間光陰漸老,不得不然的告別多了,那些由不得人的輕嘆,因此點滴沾上眼角。

然而人間終歸多情,人生在世的每段遷移與牽掛,多是情感的拉力、不切實際的遐想,而非思慮周詳的理性。我們順著時光的輪迴,走上自己的人生、擁抱彼此的情感、各自奮力向前。那些不肯脫口的眷念,說與不說,其實彼此都能意會。究竟人際之間,賴以溝通的不單單只是語文,那麼熟悉的相偕相伴,我們都聽懂看懂對方的無聲之聲。因為能在所有的陌生中相互為伴,無論是意氣相投或爭執齟齬,骨子裡不僅都是情感的匯流,也是情感多面向的繫念,彷彿蜘蛛吐出的雪白絲線,就是有種柔韌、牢固的牽掛。

時光在宇宙間公轉,我們在時光中自轉,輪迴於人世的悲歡離合之間。人生不免勞累、沿途迂迴,我們因情感而此、為情感而彼,鮮少懷抱理性跋涉不斷、長途遠行。人間終歸多情,若有當真不捨的情感,那就趁早在彼此的提防間,試著相互靠近一步、或為衝突讓出咫尺,將情誼的美好與雜亂都理清楚。因為人間說不出道理的多情,人生也有不成條理的秩序,倘若沒有不能放下的過往或傷害,那麼就在此際,將彼此相互提起,或輕輕鬆手擱下吧!
  相關新聞
星光灑落的小徑  
【閃文集】 愛情的悲與喜  
【小品人間】 清趣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通往納尼亞的衣櫃  
【詩】 立冬.有找  
【福聚海無量】 修道院變身 華麗佩納宮  
【分享時刻】 山間明月  
【詩】比太陽早到又怎樣  
【尖峰時光】 關於筆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婆婆的嫁妝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