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專題
  921強震20周年專文回顧 從瓦礫中站起
  2019/9/20 | 作者:文/依空 (現任佛光山文化院院長、時任九二一佛光山賑 | 點閱次數:139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依空 (現任佛光山文化院院長、時任九二一佛光山賑災總幹事)

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時四十七分,我盤腿坐在床上,聚精會神的閱讀論文資料,突然一陣天旋地搖,接著連續不斷的強震,聽了一夜的收音機,此起彼落的大樓倒塌,一顆心就像後來目睹的下陷地表,這是台灣百年罕見的國難浩劫。打了一夜的電話,音訊完全中斷,越發憂心災區的情況未卜。

率領「佛光山梵音讚頌團」遠赴歐洲巡迴表演的師父星雲大師,從CNN得知地震消息,隨即在瑞典成立救援中心,越洋電話指示在台灣北、中、南設立三個救災中心,依災區的分布,在埔里、中寮、集集、東勢、竹山、霧峰等地,設置二十多處賑災處,總中心則設在草屯禪淨中心,同時在歐洲、美洲、紐澳等地,同步成立救災中心。動員佛光山六百多位法師,集合全球佛光人的力量來賑災,佛光山叢林學院的學生全體停課,南華大學及普門中學的師生及佛光山各分別院道場信徒,共有四萬多人次,全面積極投入如火如荼的救災工作,重要救援措施有:一、對房屋毀壞、無家可歸的災民,佛光山全省各地的寺院,提供暫時性的住宿。台北松山賓館的災民可前往台北道場掛單。二、無電、缺瓦斯、斷炊的災民,佛光山的分別院供應三餐飲食。災民表示這次服務,給予他們很大的方便,每天有熱騰騰的米飯、湯麵,讓他們免除飢寒之憂。設於埔里台糖停車場的救援中心,一字排開的鍋爐,每日供應上千人的飲食,發揮人飢己飢的精神。三、震災中罹難者,佛光山萬壽堂、台北松山寺、大溪和平禪寺、北投安國寺、基隆極樂寺、嘉義圓福寺等地,免費提供靈骨龕位。四、大慈育幼院對於失怙的兒童給予收容。五、為不幸罹難者誦經助念。六、積極展開災民的慰問探訪,協助心靈重建。

全球佛光人 動員賑災

救災的工作分為三個步驟:物質的發放賑濟、住屋的安置、心靈的重建。特別是心靈的建設,正是宗教淨化人心的主要課程。

首先是搶救生者,有位信徒住在松山賓館,先生前往大陸出差,自己到美國辦事,家中僅留兒子。九二一的凌晨一點多,兒子飢腸轆轆,想到幾步之遙的夜市吃宵夜,又擔心父母會打電話來查勤。轉念一想,父母一在中國大陸,一在美國大陸,何況又是深夜,幾經思索猶豫,最後還是決定乘電梯下樓去吃東西。當他步出大樓幾公尺,眼睜睜看到大樓如泰山崩塌,轟然如雷響倒在他面前。憂心如焚的母親幾小時後,聽到兒子報平安的電話,恍如隔世一般。而凌晨一時,有人走進大門,搭乘電梯,投宿上面的賓館,趕赴一場驚心動魄的劫難。一進一出之間,畫出截然不同的境遇,人的生死,有時就在一念之轉。

災情傳出之後,十方的賑濟物品如潮水般湧向災區。我們決定放棄居高臨下的優勢定點,在東勢河濱公園,搭建五千坪大小的臨時倉庫,把一百多輛貨櫃的東西加以分類倉管,舉凡日常生活用品之多樣,應有盡有,足足有三個萬客隆的存量,可見台灣社會強旺的生命力,老百姓民胞物與的愛心。後來各慈善團體漸次退離東勢,軍方來接管我們的救援站,災民拉著佛光會員的手,要求我們不要走,他們認為有佛光會黃色背心的地方,就能得到賑濟。看到他們茫然無助的眼神,我們有深深的不忍與心疼,決定留守到最後,並且認養林務處、東信國中等災民收容中心,為他們做生活的照顧及心靈的重建工作。

除了定點救災中心之外,我們借來十多輛四輪傳動及箱型車子,分組到偏遠的村落賑災。冒著砂石滾落的危險,地毯似地走過二十二個鄉鎮,一百二十五個村莊,一百三十多座寺院,走到震央所在地的九份二山。住在震央國姓鄉北山村鳳鳴巷十七號一戶之隔的徐明旺,告訴我們困阨山中,斷炊多日,終於盼到第一個深入震央區的佛光賑災隊伍,感激萬分,表明只要有需要他們效力之處,一定來做義工。新山村原來住有一百多戶人家,地震後山勢移動,房屋嚴重龜裂,幾乎無一倖免,村民只好拋棄家園,暫時避居至水里蛇窯的一處檳榔園。人去鳥絕,留下空蕩蕩的村莊無語地面對滿目瘡痍的青山。救援隊找了幾天,終於找到了失落的新山村民,送來米、油等生活用品,解決斷糧的問題。佛光山的法師們離去時,善良的村民還排著整齊隊伍,謙恭有禮地送行。

空中救援 有驚無險

十月一日,裝滿帳篷、睡袋、米、罐頭、乾糧的卡車隊伍浩浩蕩蕩開往台中清泉崗,承蒙海鷗部隊的善心,支援我們兩架飛機,一共出航七次,前往鹿谷鄉鳳凰村、仁愛鄉萬豐村、親愛村、永珍村、谷關等地做著地震賑災。

海鷗風姿英挺,彷彿大鵬展翅,扶搖直上雲端。我們沒有風馳電掣的愉悅,腳下原本層巒疊翠的美麗山河,被摧殘得面目全非,林木蓊鬱的九九峰,童山濯濯,攤成一片滾滾的黃土,讓人不能不歎服大自然的威力。我們要到萬豐國小去賑災,飛機試著在一個小學的操場降落,螺旋槳的強大颶風,捲起漫漫塵沙,天空剎時一片焦黃,彷彿置身黃土高原。幾度在空中盤旋,最後迫降在永珍村一條乾涸的河床上,高過人身的蒹葭叢裡,四面八方竄出輪廓鮮明的原住民同胞,對著我嘶吼。震耳欲聾的螺旋槳聲中,無法聽清他們說什麼,從掀動的嘴角大約可知自從大地震以來,他們完全受到忽略,沒有任何的救援,我答應下一梯次一定來施放賑濟品。

飛行官放棄休息,發心載我們做一場航行計畫外的賑濟工作。我們在永珍村只做了十分鐘的停留,迅速地返航,但是山間已經彌漫蒸潤的夕嵐雲霧,真是「瀑布杉松常帶雨,夕陽彩翠忽成嵐」。自然的善變奧妙,就像人類心念剎那生滅。前程茫茫,頓時不知方向,只見帥氣的女飛行官一面沉穩地駕駛著飛機,讓海鷗振翅高飛,以免撞到山嶺,一面翻閱一張一張的地圖,希望找到歸途。突然飛機的左翼嚴重傾斜,向下急墜幾公尺,機上的大家都噤若寒蟬,心想:不會救災戶也變受災戶了吧!過人的膽識,老練的技術,飛機終於安全降落基地,震天螺旋槳聲中,我向四位飛行官蹺起大拇指,致上深深的敬意與謝意,結束殊勝稀有的空中救援任務。

世紀末的大地震,讓多少人骨肉生離死別,家園破碎流離失所。震災後,除了物資用品的賑濟之外,災民面臨的是暫時棲身的居住問題,睡袋、帳篷一時成了搶手的東西,台灣的帳篷、睡袋被搶購一空,國際佛光會世界各國協會發揮了國際奧援的功能。泰國、香港、加拿大、菲律賓,甚至大陸深圳的華僑、台商共提供了七千五百多個帳篷。為了達到物盡其用的效果,白天我們忙著發送各色各樣的日用品,夜晚則開車載著睡袋、帳篷,巡迴於東勢、中興新村等災區。

超薦助念 撫生慰靈

九月二十三日,佛光山二百多位法師到了南投殯儀館,二百多位披搭袈裟的法師念著阿彌陀佛的聖號,逐一引導著孝眷捧著二百位亡魂的牌位進入禮堂,莊重地放置在靈前。有的人家中有五、六人罹難,只好用托盤裝著牌位一併捧進來,令人為之悽惻悲愴。由於災區停電停水,只好將遺體運送至高雄等地淨身、火化,佛光山的法師們從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一日,每日凌晨二時,為亡者誦經一路護送他們到火葬場,荼毗後再返回南投、台中。而大大小小的超薦助念、公祭佛事,幾近一百場。

臨危受命,一肩擔起佛光山賑災總幹事的自己,常常被問到佛光山究竟做了些什麼賑災工作?面對如此的問題,實在不忍回答。我們可以條列一堆輝煌的數據:我們提供了一萬多個睡袋、一千多條棉被,表示有許多災民受凍;我們捐贈了七千五百多個帳篷、一千二百棟貨櫃屋、二百多戶組合屋,表示有多少人無家可歸;我們籌措了一千口棺木、三千多個屍袋、一百多個靈骨塔位,表示有多少人喪身失命;我們供應二千多位孩童的營養午餐,認養三所全毀小學的重建,購贈數百個黑板、白板及臨時教室,表示天真可愛的孩子不能無憂無慮的接受教育。我們施賑上百卡車的水、米、鹽、油、麵等等的食物,表示富裕的台灣有多少人在挨餓。……把自己假相的成就,建立在別人的不幸、苦難之上,我們有承擔不起的不忍、不堪、不願。我虔誠祈求安樂富有的台灣,不需要過度活躍、興盛的慈濟活動。只要台灣有一天還需要賑濟工作,就表示台灣人民離苦難未遠;如果台灣有朝一日不再有被救災的需求,那麼,我們的國家、社會就是當前的極樂世界、美麗樂園。

(寫於一九九九年十月)
  相關新聞
真人版開箱風潮吹進台灣  
觀音和聖母 送愛到身邊 中巴佛光康寧醫院  
921強震20周年專文回顧 從瓦礫中站起  
獲ILTS終身成就獎 陳肇隆:光榮歸於團隊  
令人景仰的星雲大師  
「佛教靠我」,是我一生明燈 行佛  
「給」是星雲大師的初心與一生實踐──不要佛教養我,我要佛教成長  
大慈藝術樂園 開花結果  
我可以稱 台灣中國人  
雲水書車 照亮偏鄉孩子未來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