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因緣果報
  比失望更失望的痛
  2019/7/1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10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平禾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王志宏先生,你到公司4個月……」人事部陳經理看著出勤紀錄表問:「工作還習慣嗎?」

「很好,我很喜歡。」王志宏忐忑不安,拉拉衣服下擺,「我有什麼地方做不好?還是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

「沒有,沒有。」陳經理欲言又止,用力咳一聲,辦公室門打開進來兩個男同事,「只是,您知道的,我們做保全業的,會透過一些管道對員工的背景做調查。」陳經理晃了晃手上的文件,「嗯……您在當兵時提早退役,因為您有精神…,呃,現在叫做思覺失調症候群?」

「對,那是當兵的時候。」王志宏腰桿一挺,正面迎戰:「現在已經完全好,我這4個月都認真執勤,沒有問題。」

「問題是,您來我們公司之前待過兩家保全公司,都發生一些問題…。」陳經理放下文件:「我直接說好了,公司決定資遣你,以確保客戶的安全。」

「我沒有做錯事!我在大樓值班,跟住戶都很好,我很負責……」

「公司已經做出決定,會依勞基法規定辦理資遣。」陳經理說:「這兩位同事會陪你辦理離職手續。」

下午2點,王志宏回家想溜進房間,卻被母親遇個正著:「你怎麼回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公司說……」王志宏吞吞吐吐,「經理說……」

「你又被開除了!」母親瞪大眼。

「他們說,知道我當兵的時候……」

「早就叫你不要再吃藥,不用當兵就不要再吃藥,否則找不到工作。」母親大罵:「你看吧,一直被開除,你幾歲了?我們要養你一輩子嗎?」

「媽!我是真的生病了,不是要逃避兵役才吃藥。」王志宏漲紅臉,大吼:「我要講幾次你才相信!」

「少騙人,你那時候就是怕當兵才吃藥假裝精神病。」母親步步進逼:「造孽!假裝生病裝久了竟然真的變成神經病,自做自受。」

「我沒有假裝生病,我沒有……」王志宏發瘋似地大叫:「我快瘋了,快受不了,你們要逼我殺了全家再自殺嗎?」

「還說沒有?」母親突然轉身進他的房間,從床下拉出一個箱子,翻出衣服褲子,又拉開抽屜一陣翻攪,找到一把水果刀,「你又藏刀子,又用四處藏刀子來證明你是神經病嗎?」她向前一步揮手「啪!」打他一個耳光,「刀子會交給你爸爸,你去跟他解釋。」



「張老師,我撐不下去。」王志宏向生命線張老師訴苦,「我又被開除,沒有用,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怎麼啦!」值班的生命線張老師說:「我查看紀錄,你已經有四個月沒有打電話來了,情況應該好轉了,不是嗎?」

「我也以為好轉了。但是公司還是發現我待過兩家保全公司的事,唉!」

「你有什麼打算?」

「不知道,好想死。」

「爸爸媽媽知道嗎?」

「我媽知道,我爸應該也會知道。其實,如果爸爸讓我去動手術,把我之前騎機車出車禍傷到的脊椎神經舊傷治好,我的雙手才能有力氣,有力氣我就能去做車床技工,我以前是讀機械工程科的。」

「很好啊!先把病治好,身體調養好才有能力做其他的事,找工作的範圍也會更寬廣。」

「但是,不知道我爸爸肯不肯讓我動手術。」

「父母都是愛子女的,跟他說說看。」

午夜2點20分,王志宏窩在床上用手機看韓劇。房門倏忽推開。

「你什麼時候才能像個男子漢,獨立生活不要賴在家裡啃老。」爸爸闖進房間,兩眼布滿血絲,「我每天上大夜班,日夜顛倒,拚死拚活,養活你們三兄弟,快30年了,指望你是老大,早點工作分擔家計,也給兩個弟弟立個榜樣,沒想到你卻……唉!真叫我失望。」

王志宏悄悄關掉手機畫面,將手機塞到被子裡用筆記本夾住。

爸爸冷不防扯下棉被,一把奪走夾著手機的筆記本,大略翻了翻筆記本,「哼!這裡面寫什麼?」

「沒有啦,記一些劇情啦。」

「劇情?追劇追到寫筆記?你真閒。」爸爸氣得將筆記本扔地上,「你已經在家窩了兩個月,夠久了吧!你什麼時候出去找工作?」

「爸,我想去動手術,神經被壓住,雙手愈來愈沒有力氣。」

「手術?」爸爸像觸電似的往後退一步,「你忘了去年醫師的評估嗎?手術有80%機率會失敗,手術失敗就會癱瘓一輩子,誰照顧你一輩子。不行。」

「有80%機率失敗,也代表有20%會成功呀!」

「如果失敗、成功機率是一半一半,我就賭賭看,8比2,失敗風險太高,不行。」

「爸爸,我雙手沒有力氣,不能做車床或開發模具,不能搬重的東西,只能做保全,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好工作。你要我這樣殘廢一輩子嗎?」

「你那裡殘廢?好手好腳,根本就是懶惰,你媽說的沒有錯,你就是懶,為了逃避當兵,吃藥裝神經病,吃藥吃到出問題,你不要再吃藥了,下個月底你再找不到工作就給我搬出去住,我撫養你的義務早已完成。」

「爸爸,就因為我沒有工作,你就不要我了嗎?要放棄我嗎?」

「我是要你獨立,早點成家立業。」爸爸甩門走出房間,回頭丟下一句話:「我沒有放棄你,是你放棄你自己,讓我感到失望。」

「我沒有放棄自己,是你們,是你們放棄我!」王志宏撿起筆記本,翻閱記載他要放棄家人計畫的那一頁,「你們不要我,我也不要你們。」

「我不要讓爸爸失望!」王志宏說服自己,勇敢走進勞動署的職業介紹所,抽號碼牌坐在長椅等待叫號。看著一個個和他一樣來找工作的人依序到櫃檯洽談、填資料。這些程序他早已熟悉,這七年來每隔幾月他就會做一次相同的事,找工作、去工作、被資遣、在家窩一段時間、再找工作……如此循環不已。

他凝視那個坐在檯前填寫資料的背影,如此熟悉,不就是他?他知道他接下來的命運。幸運的話又找到保全員的工作,然後去上班,再被發現領有身障手冊又被開除。

他試著抬抬雙手,竟然舉不過肩膀的高度,「我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能找到什麼工作?沒有工作會令爸爸失望,我一直讓他失望……我該去死嗎?一了百了,死了算了。」

「不,自殺是懦夫。」他又想,「我不是懦夫,造成今天的我,是爸爸的錯,他放棄我,不讓我動手術,害我變成半殘廢找不到工作,還想趕我出家門。」

他心中又燃起「放棄」的念頭,從背包拿出筆記本,翻到他計畫放棄家人的那一頁,冷笑一聲,收起筆記本走出職業介紹所,到五金行買一把水果刀。

兩個月後,某一天的半夜。

「你給我起來!」剛下夜班的爸爸闖進王志宏房間,用力掀開棉被,大吼:「起來,你到底是不是男子漢?27歲還成天窩在家裡,懶屍講得就是你這種人,真叫我失望。」

王志宏被如雷的聲響震得雙耳欲聾,一時愣住呆坐床上。

爸爸看他沒有反應更加生氣,盛怒下連打兩個巴掌:「已經過了期限,又讓你延半個月,沒看到你去找工作。」爸爸掏出一張紙扔到王志宏臉上,「看看你寫的切結書,你承諾找不到工作就搬出去,你今天就給我滾!」

「我的切結書是寫『我會去職業介紹所找工作』,我有去但找不到工作啊!」

「你還狡辯!」爸爸隨手拿起一把放在房門邊的長柄雨傘作勢欲打。

「我沒有地方去!」王志宏哭喊:「我能去那裡?這裡是我家,我不要出去。」

「不出去?我不逼你獨立,養你一輩子嗎?」爸爸高舉雨傘對準王志宏的背揮打。王志宏沒有閃躲,竟往爸爸懷裡的撞過來,手中多出一把刀,刀刃反射日光燈的亮光,寒光一閃迅速沒入爸爸的身體。

爸爸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刀子插進身體,接著一陣劇痛襲擊,痛徹心扉令他哀嚎尖叫。王志宏抽出染血的刀子,著魔似地無意識地揮舞,聽著爸爸的慘叫聲,他找不到工作的鬰悶,被家人瞧不起的悒鬱,被公司開除的積鬱彷彿瞬間瓦解。

「啊!」媽媽衝進房間,目睹這一幕,飛撲抱住王志宏,用盡全身力氣箍住他的雙臂,「救人啊!救人啊!」

爸爸被送到醫院,失血過多,回天乏術。

王志宏被帶到警分局偵訊。

「你殺死你父親,用這把刀?」

「對,我殺了他,用這把刀。」

「你為什麼殺你父親?」偵查隊長親自偵訊,「還事先買刀,在筆記本寫殺人步驟,你那麼怨恨你父親嗎?」

王志宏閉起眼睛,冷漠以對。

「你後悔嗎?」

「我不後悔,不管法院將來怎麼判我都不後悔,只有遺憾相隨。」他對著偵訊錄影鏡頭說:「拜託幫我附註,希望法官判我死刑。」說完,保持緘默,不發一語。

兩個小時後,媽媽在同一間偵訊室做筆錄,哭著向警方敘述她所目擊的驚人場景,「我兒子殺了我丈夫。」

「我懷胎10個月生下來的兒子,竟然是殺死我丈夫的兇手!」她哭訴:「拜託檢察官、法官判他死刑,我無法原諒他,永遠無法原諒他,他是魔鬼,不是我的兒子。」

殺父案從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到最高法院的審理過程中,王志宏從未說後悔。最高法院最後如王志宏所願,判他死刑,定讞。從死刑定讞的那一刻起他成為死囚,等待槍決名單上的一個名字。

他從不說「後悔」。

從案發第一天,王志宏被押進監獄的那天起家人從未到監探視。媽媽沒有,小時候一起嬉戲生活的兩個弟弟也沒有去看過他。

9年,3285個日子過去,他知道,家人真的放棄他。他嘗到比失望更失望的痛,是放棄,是絕望。

他開始收集橡皮筋,那是用來綁便當盒或塑膠袋口的紅色小橡皮筋。獄友看他將紅色橡皮筋戴在手腕上或放在枕頭下。

一個寒冷的深夜,他在黑暗中棉被裡他將橡皮筋纏繞脖子,一條又一條,一圈又一圈,直到脖子束緊纏滿紅色的線阻斷呼吸。他放棄自己。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愛滿人間  
比失望更失望的痛  
優酪乳  
爸爸在哪裡?  
機車行老闆  
小啟  
英雄魔鬼  
咬痕  
法官不是神  
結婚禮物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