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因緣果報
  優酪乳
  2019/6/3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109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平禾

上午11時,一輛深藍轎車開進工業區,在棋盤狀道路繞了幾圈,緩緩地停在一間鋼鐵廠門口,兩男一女下車走向警衛室。「你好,我們是警察分局偵查隊偵查員,我們來找楊天興。」女偵查員向警衛出示證件。

「楊天興?」警衛馬上查詢員工姓名,「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們要請他幫忙查一件案子。」

「跟……公司有關嗎?是公事還是私事。」

「私事,跟你們公司無關。」

「有了,楊天興在品管課,我通知他。」

「不要通報。」女偵查員制止警衛伸向電話的手,「這是檢察官開的拘票,請你陪同我們進去找他。」

兩名男偵查員也走進警衛室,出示一張文件。警衛拿過紙來看,心慌意亂,根本沒有心思細看上頭寫什麼字,直覺地認為警察上門一定不是好事。

警衛帶三名偵查員直入工廠品管課,指指一名坐在工作檯查看鋼管成品的高瘦男子:「他就是楊天興。」

三名偵查員立時圍上去。

「楊先生,請跟我們去偵查隊一趟。」女偵查員出示證件。

「幹嘛!我又沒有吃毒,也按時去地檢署驗尿,還有什麼事?」

「有沒有事,你心裡清楚,走。」男偵查員抓住他的胳臂。

「我這半年真的沒有吃毒。」楊天興扭動身體掙扎,「也沒有做壞事,你們就不能放過我嗎?」

「請問,有什麼事?我是這裡的經理?」

「經理您好,楊天興涉及一件竊盜案,這是檢察官開的拘票,要帶他回去警察局調查。」

「我沒有偷東西。」楊天興急著向經理辯解:「經理,我沒有偷東西。」

「我們現在依法逮捕你。」另一名偵查員拿出手銬扣住楊天興的手:「你有什麼說法,到偵查隊再說。」



「楊天興,42歲,有兩次吸毒紀錄,被處分勒戒,目前保護管束。」女偵查員在筆錄中打字,「楊先生你先看看,你的前科紀錄對不對?」

「對。」楊天興不耐煩地看一眼,嚷嚷:「那是以前的我,勒戒後這半年我安分守己,沒有吃毒,沒有做壞事,也沒有偷東西。」

「不急,慢慢來。有沒有偷東西,你心裡清楚。」偵查小隊長走過來:「如果你真的忘了,失憶了,我們有辦法喚起你的記憶。」

「這輛車是不是你偷的?」女偵查員在電腦螢幕秀出一張藍色小貨車照片。

楊天興仔細看照片,閉眼甩頭像是要喚起回憶似地,又端詳了一會兒,「沒有,我沒有偷這輛車。」

「沒有?」小隊長陡然提高音調,「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再想一下。」

「真的沒有。」楊天興一臉狐疑。

「好,我不想再跟你玩遊戲。」小隊長按鍵,秀出另一張優酪乳照片,「你好好跟我解釋,這瓶在失竊小貨車裡的優酪乳為什麼會有你的指紋?」

「我?我……我不知道呀!你……你叫我怎麼說?」楊天興瞪大眼珠子,「冤枉啊!冤枉啊!有人害我啊!」

「少假仙,明明偷車還不敢承認。」小隊長半哄半勸:「這又不是什麼大案,不會關太久,你認一認,大家都省事,檢察官或許會手下留情,幫你向法院聲請簡易判決,易科罰金了事。」

「我沒有偷車,你叫我怎麼認?」

「好吧!鐵證在眼前你還在狡辯。」小隊長嘆口氣:「只好依竊盜罪嫌將你移送地檢署偵辦,你去跟檢察官解釋吧!」

「被告楊天興先生,今年5月8日晚上至9日清晨,你沒有從廢五金回收場偷走這輛小貨車?」檢察官問話時,被告席上的電腦秀出藍色小貨車照片。

「沒有。」楊天興搖搖頭。

「小貨車失竊一周後被找回來,偵查員在車內的飲料瓶採到你的左手指紋,你怎麼解釋?」

「警察找我那一天,我一時想不起來看過那輛小貨車。」楊天興激動地說:「後來才想起來,5月10日前後那幾天,有一個叫『水蛙』(台語:青蛙)的朋友來找我,就是開這輛小貨車,我搭他的車外出買東西,我不知道車是偷來的,我以為是他的車。」他比手劃腳,「我那天在車上喝飲料,隨手擱在車上沒有拿下車。」

「水蛙的真實姓名?」

「我不知道,大家都叫綽號,我只知道他叫水蛙。」

「你們不是朋友嗎?經常往來才叫朋友,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真的不知道。」

「水蛙為什麼事開車去找你?」

「沒什麼事。」楊天興聳聳肩,「聊聊天而已,聊一些五四三,有的沒有的。」

「是嗎?」檢察官語氣不悅,「開車去找你只是聊五四三的事,還開車載你去買東西?買什麼東西?」

「忘了。」

「回答問題這樣避重就輕不太好喔!」

「我真的忘了,誰會記得三個月前的小事。」

與警察和檢察官交手的次數雖然稱不上豐富,但是從檢察官問話的語氣和臉色,楊天興也知道大事不妙。五金加工廠見他捲入竊盜案,找個理由資遣他。官司還沒有結果,他先失業。

一個月後,果然禍事臨頭。檢察官認定楊天興就是偷車賊,因為他無法解釋為什麼小貨車內的優酪乳瓶身有他的指紋,推稱朋友水蛙開車找他,卻又無法交待水蛙其人,分明是捏造之詞,想卸責脫罪,不足採信,將他依竊盜罪嫌起訴,送交法院審理。

「觀音菩薩、媽祖娘娘,諸天神明在上,弟子楊天興知道錯了,對不起,救救我,我不想被抓去關。」楊天興手拿三炷香,跪在觀音廟大殿喃喃默禱,「弟子知錯,那天癮頭來,不應該找水蛙買藥(毒品),但是我最後還是煞車沒有買,就算水蛙要算我便宜,買一送一,我還是忍住,沒有掏錢買啊!我已經很努力戒毒,就算動了念頭,也不至於有罪吧!如果有罪,我在此懺悔,懺悔不該動了買藥的念頭。」默禱後將香插進香爐。

「諸尊佛菩薩、諸天神明天龍護法,救救我,我真的沒有偷車,您都知道啊!」楊天興插好香又跪在神龕前磕頭,繼續默念:「水蛙雖然是藥頭,也是我的朋友,曾經幫助過我,我不能出賣他,所以沒有跟警察和檢察官講,我是有苦衷的,請佛菩薩原諒我,拜託救救我。」

楊天興天天去觀音廟,日日向諸佛菩薩懺悔求庇佑,「佛菩薩、諸天神明保佑,讓我能有一個好法官來審理我的案子,他要能明辨是非,明察秋毫,最好還要有愛心,不要兇我,那些警察、檢察官一兇我,我就會口吃,腦筋打結,講不出話。拜託拜託,一定要保佑我。」他五體投地,拜了數拜。

起身後又捨不得走,繼續跪下口中念念有詞:「我懺悔,我真的知道錯了,如果佛菩薩這次肯幫我,洗刷冤屈,度過劫難,我一定洗心革面,不但不沾毒品,還會多行善,濟貧救苦,跟我媽媽去佛堂聽經念佛,如違誓言,願遭天打雷劈,被抓去關,拜託救救我!」

如是這般說法重複幾次,才依依不捨站起來,退出殿外,轉身走下階梯,此時有一個走在前方滿頭白髮的老太太,腳一滑摔下去。楊天興直覺地伸手往前拉,撲空,再三步併兩步跳下階梯,奮不顧身用自己的身體擋在老太太下方,老太太雖然摔倒卻摔在楊天興身上,沒有受傷,倒是楊天興的臉和手腳擦破皮。旁人見狀扶起老太太和楊天興。老太太一再向楊天興道謝。

「沒關係,沒關係。」楊天興拍拍衣服的灰塵,「您沒有受傷就好,老人家怕摔,我沒事。」

「我今天下午去觀音廟拜拜,出大殿走下樓梯時,膝蓋突然痠軟沒力,摔下樓梯。」

「哎喲!有沒有受傷?」兒子驚呼,放下碗筷,仔細看看老媽媽。

「還好有菩薩保佑,一個年輕人鑽到我下面擋住,我壓在他身上摔下去,我沒事,他臉和手都破皮。」

「他是誰?」

「不知道,他說沒事,要我走路小心,就走開了。」

「沒事就好,如果沒有他救你,這一摔可能骨折住院。」兒子握著媽媽的手:「謝謝那個善心人。」

飯後,老媽媽收拾碗筷給兒子端杯茶:「當院長了,還要看審案?」

「簡單的偷車案,一個月只審一件,意思意思,免得脫離法庭太久,變得只會看公文卻不會審案。」他撥撥額前的白頭髮,一邊回答一邊閱卷。他是法院院長,習慣下班後繞到獨居的媽媽家陪她吃晚飯,看看公文再回家。

一個小時後他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突然僵住,右手做出握杯狀陷入思索。

法院開庭審理楊天興偷車案。

楊天興坐在被告席,緊張地看著法官。法官60歲左右,額頭上有一把白髮。

公訴檢察官照著起訴書念完起訴事實和法條,隨即坐下,抬頭看著審判長心想:「讓法院院長審小案,根本就是圖利院長,應該可以很快就審完吧!」

這位院長法官聽完公訴檢察官陳述案情,淡淡地問:「請問檢座,證據欄中的被告指紋確定是左手?」

「是的。」檢察官心中納悶,沒有依慣例先問被告是否認罪?反倒先問我?

「扣案的優酪乳瓶子是放在置物檯中央偏駕駛座的位置?」院長法官再問:「如卷內所附的照片的位置。」

「嗯……」檢察官翻開卷宗,仔細看照片,「沒錯,優酪乳是放在小貨車前座置物檯中央偏駕駛座的地方,瓶身有被告的左手指紋,證明被告……。」

「請問,檢座。」院長法官揮手制止檢察官,「您有開車嗎?」

「有。」檢察官站起來回答,不知院長葫蘆裡買什麼藥。

「如果您坐在駕駛座,喝完一瓶飲料,會用哪隻手將飲料瓶放在置物檯中央的位置上?」

「嗯……」檢察官搔頭想一想,雙手做握方向盤狀,模擬開車喝飲料、放飲料瓶的動作,「用右手。」

「不是左手?」

「不是。」檢察官垂頭喪氣。

「確定?」

「確定。」

「好,我宣判被告楊天興,無罪。」院長法官敲法槌,「退庭。」

「啊!」楊天興看著法官和檢察官一陣唇槍舌戰,還意會不過來雙方在爭辯什麼,倏忽聽到判無罪,當場愣住。

法官、書記官和檢察官陸續走出法庭。

楊天興呆坐著,然後雙手合十:「謝謝佛菩薩保佑!」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愛滿人間  
比失望更失望的痛  
優酪乳  
爸爸在哪裡?  
機車行老闆  
小啟  
英雄魔鬼  
咬痕  
法官不是神  
結婚禮物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