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藝文
  暢遊逍遙世界 蔣勳談莊子生命
  2018/7/6 | 作者:李明軒 | 點閱次數:81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美學大師蔣勳以莊子〈逍遙遊〉作為主題,帶領現場聽眾進入莊子的世界,探討莊子的哲學核心。 圖/人間社記者鄭榆耀
    
文/人間社記者李明軒

美學大師蔣勳以莊子〈逍遙遊〉作為主題,帶領現場聽眾進入莊子的世界,探討莊子的哲學核心。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翻開《莊子》,第一章是〈逍遙遊〉,蔣勳首先指出,在中國的哲學裡,如果讀《莊子》會覺得很開心,因為裡面的故事像《哈利波特》一樣,充滿了魔法。莊子在〈逍遙遊〉一文開頭説,北邊的大海當中,有一條好大的魚,叫做「鯤」,這條魚到底有多大,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這條魚的魚背幾千里,有一天這條魚突發奇想,不想再做魚了,牠想變成鳥飛起來。

不久,魚終於變成大鵬鳥飛起來了,而且一飛就是六個月不停。莊子描寫當大鳥從樹林飛過去的時候,地下有兩隻叫「蜩」和「鷽鳩」的小麻雀在笑,「蜩」跟「鷽鳩」說:「你看!牠幹嘛這麼累?一飛就飛六個月,我們這樣在巢裡跳來跳去,不是也很快樂嗎?」莊子就說:「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蔣勳說大鵬鳥有大鵬鳥的大,小鳥有小鳥的小,其實大跟小是兩種存在的狀態,並沒有好壞的問題,每一個生命用他自己的方式在完成自己,他們各自完成生命的方法是不一樣的,莊子在〈逍遙遊〉的最後,講了一句話:「各適其性。」每一個人都適合他自己的本性,鵬可以飛六個月不停,「蜩」跟「鷽鳩」就是在草叢跳來跳去,不要拿來比較哪一個對?哪一個不對?應該各適其性去觀察自己的存在,這才叫做「天演論」。

有夢想 才有競爭力

「魚怎麼會變成鳥呢?」蔣勳解釋,如果大家只覺得是幻想,大概就不會重視這個哲學,他提到,清末嚴復從達爾文(Charles Darwin)演化的觀點,演化到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的《天演論》,帶出「物競天擇」一說,這對中國的影響很大。嚴復強調,在大自然世界當中,只要努力的改變自己,就會有競爭的能力;反之,如果放棄,就會被淘汰。

如果生命渴望自己飛起來,魚鰭可以變成翅膀,莊子講的其實是大自然的演化論,人類想飛,要用科學、科技達到飛起來的夢想,如果人類中止夢想,就沒有飛行器了,如果一個民族不努力、自我放棄,不跟世界強國競爭,自然就會被淘汰。嚴復說莊子給人類最偉大的東西就是「夢想」,只要不放棄夢想,都可以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蔣勳描述,在〈逍遙遊〉裡還有兩個叫做「鷦鷯」及「偃鼠」的小動物,「鷦鷯」是一種很小的鳥類,牠因住在好大一片森林裡,而感到得意,但莊子說,鷦鷯怎麼住,也只用了一枝樹枝;而偃鼠只要過河,一定會喝水,總以為自己喝了一整條河流的水,殊不知牠就只喝了一肚皮的水。莊子藉這兩個故事,提醒大家的有限性,指出無邊無際的欲望,其實都只是自己的妄想,因為每個生命能擁有的東西是有限的。

朝日千歲 都是暫時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蔣勳隨後引用莊子〈逍遙遊〉文中提到的,「朝菌」見了太陽就會不見,不知道一天或一月的終始,如同《金剛經》裡的「溼生」、「化生」,存在短暫,一個朝日就幻滅消逝的菌類,影射生命過於短促,無法經驗晨昏、經驗月亮的圓缺,而「蟪蛄」,也就是「蟬」,在夏天樹林裡嘶叫幾日死去的生命,春生夏死;夏生秋死,牠無法理解春天,也無法理解秋天。

蔣勳接著敘述,在楚國的南方海裡有一隻靈龜叫「冥靈」,牠漫長地活著,「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以五百年當作一個春季,五百年當作一個秋季,還有一棵大樹更厲害,叫做「大椿」,牠是「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以八千年當作一個春季,八千年當作一個秋季。

蔣勳說,大家面對著茫然浩瀚無窮無盡的時間,無法理解地老天荒,那些巨大漫長存在的生命,如同朝菌不理解晦朔;如同夏天的蟬,無法理解春天和秋天。他認為,短促如朝菌,漫長如冥靈大椿,都會在「有限」中終結,無論是八千歲春秋;或是短暫一朝,其實並沒有差別,因為都無法超越「有限」,都只是「暫時」的存在。

轉念瞬間 創造原點

莊子有個朋友叫惠子,有一天魏王送他一顆大瓠的種子,告訴他是很特別的種子,惠子拿回家種在土裡,不久,瓠瓜愈長愈大,大得跟房子一樣大。惠子開始煩惱了,瓠瓜應該用來做水瓢,但是長到這麼大,做了水瓢要如何舉起這麼重的水?惠子把煩惱告訴莊子,莊子聽了哈哈大笑,告訴惠子,這大瓠瓜不能做水瓢,何不拿來做一艘船浮於江湖之上。

蔣勳說,惠子把大瓠變成他的負擔,可是莊子卻把它變成有利的東西,「無用之用,方為大用。」如果惠子沒有這樣一個轉念,根本就沒辦法知道自己得到的是一個寶貝,而不是負擔。蔣勳說莊子看物沒有成見,瓠瓜可以是容器;小水瓢是容器;一艘船也是容器,莊子探究的常常是物理的本質,也是創造的原點。

蔣勳隨後提到〈逍遙遊〉裡說的那棵被稱為「樗」的大樹,究竟是怎樣的一棵樹呢?主幹臃腫不直、歪歪扭扭,顯然不是「棟」「梁」之材,不能拿來做建築的樑柱,連做個桌子或是椅子也不行。莊子說,這棵樹幸好「無用」,若是有用,早就被砍伐去做「棟」「梁」了,哪裡還會長到這麼大?蔣勳覺得,人們的積極要「有用」,或許正是一個生命不能「逍遙」的主要原因吧!

天馬行空 不應局限

蔣勳認為,其實莊子是一個充滿創意的人,他的文字須要活潑起來,他的正向意義,是要讓孩子有夢想,因為哲學的古文不容易讀,因此他在中廣用「莊子,你好!」這個標題,用現代語言的方式講莊子,介紹給年輕的一代,讓孩子們覺得除了考試、教科書之外,能有快樂的幻想與夢想,莊子就像自己的朋友,莊子不應該被局限,他是個天馬行空的人,莊子給你的是生命的力量,不是註解。

莊子說:「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蔣勳解讀為,如何讓孩子有夢想?要從基礎教育,就要帶他到大自然裡去觀察各種可能,讓他從小在大自然中學習,孤獨跟天地精神、太陽、月亮、山川對話,鼓勵孩子多走出去,與大自然對話,如果自己是那個「鯤」,如何才能有像牠一樣的夢想?蔣勳說莊子覺得自己在敍述一個美好的世界,心靈在這個世界無比自由,他覺得當人心靈自由的時候,就可以是魚,也可以是鳥。

尊重生命 完成自己

「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漠之野。」蔣勳希望跟十五歲的孩子說,「你有這樣的大樹,何必擔心它『無用』?好好完成自己,長成你應該有的樣子,而不是被人揀來揀去、砍來砍去,形成他們要的樣子」。

蔣勳希望講給所有像惠子的父母或是老師們聽,學會如何尊重生命,「孩子不是為你而活著的」,用這個角度,應該把〈逍遙遊〉再讀一次,讓這個島嶼發生正面的意義,大家如果有機會帶著這本書到台南,坐在那邊看「鯤」,就會更有感觸,覺得真的要感謝莊子,然後跟他說:「莊子,你好!」

《佛光山惠中寺2018年「未來與希望」講座》

  相關新聞
為荷而來 吳景騰從花影看人生  
率3萬人抗清 女英雄故事搬上舞台  
公園飄書香 坐書席享受綠意  
簡訊  
暢遊逍遙世界 蔣勳談莊子生命  
簡訊  
沈海蓉紙繡 重現刀馬旦風采  
孫翠鳳讓歌仔戲 站上世界舞台  
愛河上有竹筏 影像回顧老高雄  
青花柳葉鳥紋盤 Y字金繼重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