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說話
  2018/5/3 | 作者:文╱石德華 | 點閱次數:254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石德華

到後來,你會最喜歡和讓你自在的人相處,心理學家總是這樣分析,我想,這和說話帶起的空氣粒子的輕重一定有關聯。

那時,快到目的地了,車裡的我們正忙著分頭打電話問路,我隨口說:「對方好像很盛重迎接我們,住持,你可能要準備一下簡單致詞喔。」「蛤──」應聲未完,一陣「中埔交流道」、「竹崎交流道」討論聲襲捲,車就下了交流道。

嘉義高中校長劉永堂與各處室主任、詩人渡也,果然已在歡迎海報前等候,從南部上來的慧知法師也先一步抵達了。主客相見寒暄殷勤,一起上樓聽簡報,樓間又被嘉中中庭那棵綠傘大張、剛健遒勁的雨豆樹奪魂攝魄,大家手機拍照停不了手,致詞的時刻,沒空喘口氣,一入座就到來。

主人的開場周到大方,嘉義詩人渡也是主客之間的橋梁,他將每位來賓介紹得——我知我的比喻雖非恰當但也無可超越;就如打蛇打在七寸一般,無可取代的簡快準確。他前一天晚上必定上網查過資料作妥功課。正式場合三言二語就得體介紹出一個人真正的價值,這可最見介紹人內力。

完全不知道需要致詞的是在座二位佛光山法師。

那天,我聽到惠中寺住持覺居法師站起來是這樣起的頭:「寺廟如學校,都是人生的加油站……」接近收尾時,我聽著她說:「文學與佛學關注的都是人,佛教義理艱深,仰仗文學更能明白顯豁的傳達……」

我們到訪的是一所知名學校,我們此行的目的是參觀這校園的文學步道,覺居法師這席致詞拍拍點旨在在扣題,校長、主任和自己人都在含頷點頭,奇怪,她是趁何時準備講稿的?

接著,麥克風遞在慧知法師手中。我五感不動聲色的全開,還能說些什麼呢,我心裡想。他從昨天的一場棒球冠亞軍賽說起,佛光山普門中學棒球隊輸了,通常對教練潑水是冠軍隊伍盡興的獲勝儀式,但這場賽後,普門棒球隊也開心的對教練潑水,因為比賽過程萬分精采,隊裡每個人都盡了全力。

來在學校就談教育,慧知法師以近取譬、借力使力在說教育的真諦:「學會自在。爭冠軍,不是贏別人,是贏了自己。」

會說話。我當下在心底安靜的微笑。記得二○一八行事曆裡我抄有星雲大師的叮嚀:「寧吃過頭飯,莫說過頭話。話,要說得恰當。」而什麼是「恰當」,大師說:「合時合宜。」

覺清法師開車,一車共六人,從台中來到嘉義。除了覺居法師、惠中寺文宣組長蔡招娣,還有明道大學教授陳憲仁、詩人紀小樣。為打破初上車的緘默,我和陳憲仁談了幾句《紅樓夢》,他認為後四十回不可能是別人續作,這我可不認同,書的第五回就已說出每位女子的命運了,只要功力夠,讀得透澈,是可以續作的,只是我總讀到些續不如前的微處。但這話題,我既不辯駁,也很快就得打住,一車共處,不能只有二人話題。止,也是一種合時合宜。

與子同車,熙熙怡悅。陳憲仁是會說話的人。他能讓拘束感卸解,人人都輕鬆自然,紀小樣說聽陳憲仁說話,精警句在下半句:

「稱讚作家常用著作等身,作家會不高興的,難道我是侏儒嗎?」

我常去在著名咖啡店,因為那兒一待可以一整個下午,他說:

「當然會坐一整個下午,因為那兒咖啡太難喝,只能慢慢喝。」

…………

到後來,你會最喜歡和讓你自在的人相處,心理學家總是這樣分析,我想,這和說話帶起的空氣粒子的輕重一定有關聯。

觀摩文學步道要學讓文學自然存在於生活如呼吸與展現的形式,但我在嘉義中學還多看見文學的榮耀感,多看見主人待客的盛情。上阿里山訪沼平公園詩路步道,仿一下詩人的筆,我可得說,我多看見櫻花瘋了、霧嵐瘋了、山脈瘋了、天藍到瘋了的,春天的美得很瘋的阿里山。

火車天生具有時光魔法、天真魅力嗎?坐上周三才行駛沼平車站的檜木火車,無論僧俗,怎麼都有點小孩拿到不可置信玩具的神情。參天綠樹蓊鬱林間,木造車站、開花的樹、蜿蜒的鐵軌、紅色的火車,一回頭,就置身在童話繪本裡了。

佛學與文學都提點讓生命不受困的超越與拔高,你問我到底要多遠多高才能純然開心?我想,就在拔離紅塵二二七四公尺的高度。

陽光穿越樹林,明暗不定的碎葉影子落在地上,像鳥羽像扇子的射干一大片一大片安靜而抖擻,青苔如絨如氈如綢如緞高低遠近的鋪滿。回頭看著正在林間步下石階的法師,談笑晏晏,褐色僧衣衣角飄起,渡也說:「他們真像天上仙人下凡來。」

二○一三年詩碑落成,二○一四年詩路入口意象完成,渡也都參與了。他帶著我們看詩碑,就像在和時光錯身和老友敘情,挲摩著入口處余光中的詩碑,他說:「字都淡了,拓得太淺。」

看路寒袖的、看白靈的、看蕭蕭的……渡也自己的詩寫日出,就放在一回頭就可以觀看阿里山日出的地方。李魁賢的放在比較隱密的小路,他帶我們拐個彎才走到,在一棵三人環抱已枯死的大神木根前,我們讀著:因為孤獨/才自由自在/立定我的土地/堅持存在/沉默靜觀/人間紛擾與喧嘩

一詩一景,詩學與美學與地景渾然天成,李魁賢的詩碑放的位置多麼恰當合宜。而有時最合時合宜的話語是也沒多說什麼,渡也沒說什麼,或手輕撫著碑石,或低頭俯視老友們的詩,人與人的相惜。

回程下山,紀小樣開口就說了一句詩:「真想買一朵白雲回家,在上面種苔。」

合時合宜,連空氣都對,聽到的人心都開開的,還安靜微笑呢,說話,是最大的小事,最小的大事,人文的步道之旅,這才是真正的第一步。♣
  相關新聞
【詩】 棉被  
秋夜憶師恩  
【展讀自然】 漫步在林間小徑  
【11-12月主題徵文--衣櫃】 兒子的衣櫃  
【分享時刻 】 水月人間地 香燈象外天  
【藝文訊息】 現代愛爾蘭文學的悲歡離合  
【詩】 茶  
【分享時刻】 難忘的地瓜滋味  
照相的方式  
【人間風景】 從霧中走出來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