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家庭
  第3人生 性情相異,無礙姐妹情深
  2018/1/3 | 作者:文/吳娟瑜 | 點閱次數:471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吳娟瑜

手足關係被我列入「友情資產」。五個手足間,妹妹和我最親,可是她可能不知道,有段時間我很怕接到她的電話。幸好來到大大人階段,她橫衝直撞的性格已調整,我原先懦弱不堪的習性也改變了,兩個人才有了平等、平衡的關係。

妹妹小我六歲,兩個人先天氣質很不一樣,我忖度應是胎教相異。媽媽懷我時才十八歲,不解世事,比較怯弱,以致那時出生的我同樣膽小;而懷妹妹時,全家已搬至台北,媽媽為母則強,早已不是省油的燈,所以妹妹完全是大姐頭模樣,理直氣壯,身後總有小嘍囉跟隨。

在我們家,從來不稱呼「姐姐」、「哥哥」、「弟弟」、「妹妹」,都是直呼其名。這樣的結果,就是從小沒有人尊稱我為「大姐」,連帶在家庭序位上,弟弟、妹妹自視比我強的,都直接「篡位」了。像妹妹智商高,雖然家庭和學校教育都沒能注意到,小學的成績單一向紅字為多,但後來她一路自我開發、認真學習,念到大學畢業,目前是網路公司的老闆,事業有成。

然而最親近的姐妹,為何卻有著相處上的困難?我從來時路探索,或許是因為妹妹看過我最脆弱的一面。我把她當好友,無話不說,也曾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痛不欲生。這樣的優點是有人陪伴度過低潮,缺點是那些不堪成了她日後攻擊我的弱點。

年輕時,她甚至會毫不留情地指責我:「都是妳害的啦!」或「妳為什麼沒站在我這一邊?」已有各自家庭生活與工作領域的姐妹,一個愛之深責之切,另一個則是百口莫辯,暗自神傷。

有一段時間,我很怕接到妹妹的電話,不知她又要說些什麼來教訓我。我的成長速度慢,但從來沒有放棄藉由探索情緒與溝通模式,讓內心強大,一步一腳印地努力向上爬升;卻由於關係過於緊密,不知該如何把教導學員的成長訊息分享給她,兩個人因此僵持過一段時間。幸好,人都會成長,手足之間有再多的誤會,血緣、親人、家族的生老病死,都成了調整關係的契機。

我常認為,妹妹是出生來報恩的。她對我的兩個兒子非常好,彷如親生,對我的媳婦、兩個孫子也是關愛有加。單單童年的一個回憶,我就需要感激她、擁抱她。

那年,我小學六年級,就讀西門國小。晚餐時,可能被爸爸或媽媽數落,青春期的我耍叛逆,於是掉著眼淚衝出家門。

走出家門,我要去那裡?有什麼落腳處?根本沒有!

當時家住西門町一帶,華燈初上的夜晚,路上車水馬龍,路人行色匆匆,唯獨一個小女生,走在成都路上,臉上爬滿了淚水。

行走至圓環前,等著紅綠燈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往後瞧了一眼。這一瞧,居然看到──

妹妹就在我身後約二十步遠!原來,她因擔心而一路跟追蹤我。

看到她,我既驚訝又鬆了一口氣,終於有個理由趕緊帶著妹妹回家。拜託,她才六歲耶!

這段離家出走的歷程,妹妹說完全不記得,但是她緊跟在後的畫面,我可沒忘掉;而且多年來,一直認為妹妹是我的好朋友。缺錢的時候、痛苦的時候、不知何去何從的時候,她往往適時出現,彷如當年那六歲的小小女孩,緊跟不放。

如今,共同經歷了父母離世,手足關係更為親密。妹妹早已還我「大姐」的家庭序位,不再大呼小叫地直稱「吳娟瑜」;不過,通常她都叫我「阿娟」,或戲謔地叫乳名「阿ㄌㄨˋㄌㄨˋ」(瑜字,台語音「ㄌㄨˋ」)。

到美國洛杉磯,我會在她家小住;她回台灣,我們常約著一起游泳、泡熱水池、聚餐。我們恢復了東聊西扯的好習慣,跟她說話,我完全沒有壓力了。

有一天,妹妹問我:「我更老、更老的時候,妳會照顧我嗎?」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

大大人的世界裡,每個手足都是寶,豈能不拉得緊緊的?
  相關新聞
【愛的關鍵字】先打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轉念之間】向EQ高手致敬  
【春風化雨】一枚金戒  
【生活快門】吸睛的白鷺鷥  
【教養面面觀】珍惜黃金歲月  
【幸福路上】我家三劍客  
【家庭修煉學】攬鏡自照,不如聽聽家人吐槽  
【再愛一次】愛情的真相  
【親親寶貝】感恩有你  
【角落裡的感動】一位老兵的大愛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