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福慧共修會
  當下人生 陳秋燕的演藝路
  2010/10/10 | 作者:趙大深 | 點閱次數:13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陳秋燕(小燕)是台語片中,少數由童年演到成年的資深演員,和國語影視圈的張小燕一樣,並稱影視「雙燕」,都是影齡和實際年齡相差無幾的資深藝人,而且也是唯一迄今仍在線上工作的早期台語片的先驅影人。

陳秋燕是真名,小燕是藝名,從童星時代的小燕,到少女明星時代的陳秋燕,有如跨越了台語片兩個世紀。她是台語片老一代小生田清和女星陳蘭的掌上明珠,九歲開始從影,處女作是一九五五年的《雨夜花》,接著演過申江導演的《破網補情天》、《小燕流浪記》和《半路夫妻》等台語片,都是和小雪合作,在劇中也大多飾演田清的女兒,戲裡戲外都是田清的女兒,也算影壇佳話。

一九六三年,陳秋燕從北一女初中部畢業後,改用本名以少女姿態重新復出,陸續拍了多部台語片。一九六五年在《台灣日報》舉辦的台語影展中,膺選為台語片十大女星之一。

後來台語片沒落,前後演了近六十部台語片的陳秋燕,在一九七○年拍完最後一部台語片後,加盟華視,這個時期的陳秋燕,演了許多叫好叫座的閩南語電視劇,包括:《西螺七崁》、《嘉慶君與王得祿》、《鳳山虎》、《恩情深似海》、《湖邊春夢》等。

陳秋燕在華視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她的真命天子││李英,兩人於拍攝《媽祖傳》時結識,李英是導演,陳秋燕主演,彼此有了初步認識。之後《西螺七崁》再度合作,情感更拉近了。朝夕相處下,李英發現陳秋燕是個很實在、不浮華的女孩,而她的孝心最為人稱讚。陳秋燕則認為李英很老實,人又上進,又有家庭觀念,是個值得託付終身的人。兩人於一九七三年結為連理。

八○年代,陳秋燕無意間演了一部國片《我踏浪而來》,成績不惡,接著就被拉入國片行列,拍了不少國片。除了得獎的《油麻菜籽》,她在陳坤厚導演的《結婚》、《我爸爸不是賊》中,都有精采的演出,改編自小說家廖輝英同名的電影《油麻菜籽》,陳秋燕演活了那位出身望族,卻嫁給浪蕩敗家子的女性;戲中她有怒剪先生衣服的悍醋,有典當持家的堅毅,更有主宰家人命運的自信與權威。陳秋燕從年輕演到老年,角色拿捏相當成功,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並以此片贏得第二十一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陳秋燕演而優則製,自組傳播公司製作電視劇。二○○○年,她邀請瞿友寧執導公視單元劇《誰在橋上寫字》,以原住民地區為背景,描寫幾名少年頑皮的故事,表現了少年過人智慧,獲得該年電視金鐘獎最佳單元劇、最佳編劇、最佳攝影、最佳導演、最佳男配角等大獎,成績斐然。

二○○三年,陳秋燕傾全力再拍攝公視連續劇《寒夜》,由李喬原著改編,夫婿李英擔任導演。《寒夜》描寫一百多年前客家先民胼手胝足、開墾苗栗荒地的故事。在攝影棚搭建客家村、義民廟、水車、樟腦寮、竹橋、瞭望台等等,呈現百年前苗栗墾荒的原貌,所有道具都是古色古香。李英是兩屆金鐘獎最佳導演的得主,拍出客家先民的滄桑感,一草一木都忠於李喬原著。

回首一生,小時候演戲,名利從未放在心上,甚至酬勞也沒放在眼裡,反正爸爸不是投資的老闆就是男主角,她只須負責演戲,其他一概不必操心,但是沒有正常的童年,成為陳秋燕這輩子心中最大的怨嘆!

她國中的成績不錯,卻未能繼續升學,也常讓她自問:是否人生就此不同?直至歲月的累積,她才了解,原來戲劇能帶給許多人夢想,甚至能改變他人的一生,於是,她開始用心揣摩每一個角色。退居幕後,她更堅持製作的每部戲要負起社會責任,絕不做負面示範。

五十餘年的演藝生涯,問起陳秋燕的感想,她說:「人說戲夢人生,我倒覺得是當下人生,當下是何種角色,我就是那個戲中人;戲一結束,我就是陳秋燕,沒有抽離的問題,也不會混淆,因為我活在當下。」
  相關新聞
生命中的一句話  
生活佛法化  
花開禪心 生命意義  
共修看板  
福慧故事 福慧即生活  
花開禪心 生命昇華  
生活中如何運用金剛經  
生命中的一句話 《往事百語》  
共修看板  
美學無界—跨界對談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