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文苑春秋】菊之愛 陶後鮮有聞?
  2010/1/5 | 作者:劉芝慶 | 點閱次數:371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周敦頤〈愛蓮說〉:「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周敦頤是北宋時人,在他看來,儘管菊花是「花之隱逸者」,但喜歡的人,自陶淵明之後是很少見的。當然啦,事實是否如此,大有商榷餘地,起碼在六、七十年後的范大成眼裡,就未必如是。

范成大《菊譜》序裡就說:「故名勝之士,未有不愛菊者,至陶淵明尤甚愛之,而菊名益重。又其花時,秋暑始退,歲事既登,天氣高明,人情舒閑,騷人飲流,亦以菊為時花,移檻列斛,輦致觴詠間,謂之九節物。此雖非深知菊者,要亦不可謂不愛菊也。」

愛菊者如此之多,於是種者日廣。所以他又接著說:「余頃北使過欒城,其地多菊,家家以盆盎遮門。」

原來事實可能完全相反,周敦頤說陶潛之後就沒什麼人愛菊了;但就范成大看來,陶潛以後,菊花的熱潮正漸漸開始呢!自此而往,很多地方家家戶戶都種菊,菊來菊去,愛的不亦樂乎哩!

稍晚的蘇軾也說:「與朱勃遜之會議於潁,或言洛人善接花,歲出新枝,而菊品尤多。」他以接花之法來生產菊,這種菊品又更有新意了。

或許我們該這麼看,周敦頤〈愛蓮說〉的意思,只是將他的內心世界與喜愛的蓮花並舉,然後作了一番聯想,以此顯示其生命特質而已。至於菊花,並非歷史考據式的真假問題,因此,不管真愛還是假愛、是一往情深還是附庸風雅,愛菊人是多是少,根本不是重點,菊不菊的,他也不是太在乎吧?
  相關新聞
【我的青春我的歌 】民歌不是這樣?  
【如是觀史】鄭袖的美人心機  
【春秋雜談】劉秀何曾自稱劉文叔  
【趣味常識】噴嚏打出吉祥來  
【清卿薄意】桃花牡丹薄意對章  
【藝術天地】粉碎重組  
【時光走廊】 民國37年台灣省體育隊揚威上海  
【趣味測驗】 數字大寫防貪汙  
【禪門語彙】 聽 教  
【名人軼事】 狀元夫人——賽金花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