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故宮法書精粹導讀】董其昌《杜律冊》
  2018/9/11 | 作者:整理、節錄/雄獅美術.黃長春 原著/李秀華著《 | 點閱次數:40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明董其昌書輞川詩冊,左頁為清人繪的董其昌小像。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 明董其昌書杜律冊 頁一。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整理、節錄/雄獅美術.黃長春 
原著/李秀華著《天地—故宮法書精粹導讀.元明清近代篇》

再過兩年,雄獅美術即將邁向五十周年,在這出版產業變化很大的半世紀中,書法類書籍的出版,如熊秉明著《中國書法理論體系》、雄獅美術編《弘一法師翰墨因緣》、杜忠誥著《書道技法123》、李蕭錕著《中國書法之旅》、高明一著《中國書法簡明史》等,皆是經得起時代考驗的長銷經典;說明了書道藝術在台灣,即使已非現今文化教育政策的主流,但是在民間,魅力依舊仍在,影響深遠。

書法是文化的風箏線

十年前,本公司出版黃啟倫著的兒童書法鑑賞入門書《看書法變戲法》,發行人李賢文先生特地寫了一篇序:「書法是條文化的風箏線。不論『當代』這個風箏飛得多高多遠,只要不斷線,沿著線走,必可發現豐美的代代文學、書學與美學;透過書寫這條線追本溯源,不斷探索文化本源,必可增長人文厚度。所以書法是魔法,可以讓有心學習者進入時光隧道,與歷史上任何一位心儀的書法家邂逅。透過臨摹碑帖,我們不只可學習到名家字跡與人格情操,亦因一再細細臨寫名家筆跡結構而慢慢地調整了自己的筆法習性,因此書寫也是一種修行。在E世代的今天,我們千萬不要拋棄手中這條承載千年美學,激發無窮創意的文化的風箏線。」

是的!在文化風箏線的牽引下,我們有了文化上的根,不致隨風而逝。今年,我們出版了李秀華教授著《絕色—故宮法書精粹導讀.晉唐篇》、《醉白—故宮法書精粹導讀.宋代篇》、《天地—故宮法書精粹導讀.元明清近代篇》三書,將晉唐至近代故宮所藏之歷代精品作詳盡介紹。

從臨帖到創作的不同需求

就學習書法不同階段需求而言,書法家李郁周教授針對李秀華教授在《故宮法書精粹導讀》三書中,所選的十七件精品作了以下的評述:「大形作品如孫過庭《書譜》、顏真卿《祭姪文稿》、懷素《自敘帖》與宋徽宗《穠芳詩帖》等名作,受學習書法的人青睞,因為作品長字多好臨摹。《書譜》與《自敘帖》是學習草書者的必學之作。而行書的必學之作,則是蘇軾《寒食詩帖》、黃庭堅《松風閣詩帖》與米芾《蜀素帖》。

當一個學書法的人,學習較為深刻,有意朝創作發展時,就會參考張雨與楊維禎的作品。他們的作品表現性較強,作為臨摹的可能性不多,但卻具高度欣賞價值。董其昌《杜律冊》在坊間不易看到相關書籍與字帖,很可惜無人將這件作品作為字帖來學習,若將這僅有二十四頁的冊頁,印成入門行書的原寸大字帖,對於硬筆字或是毛筆字的學習者而言,都可以作為行書入門或往高階晉升的範本。

在明清時代,許多人學習董其昌的字,他的字親切又不俗氣,對於現代人而言,是適當的,並可蔚為風潮。」

感謝李郁周教授,言簡意賅地說出每一法書的功能性,並以慧眼看出董其昌平淡天真的書風在市場上的可能性。

董其昌最大的特色,就在於「抄帖」:取眾家之法,達自成家法之境界。下文節錄自李秀華教授書中文字,圖版經國立故宮博物院正式授權。文中說明董其昌如何以自己獨創的形式,再現古人「風神」,並憑藉對古人書畫技法得失的深刻體會,攝取眾家之法,以己意運筆揮灑,在融合變化後,達到了自成家法的化境。

抄帖:取眾家之法

董其昌在書學上主張以晉人為宗,當其在自身審美能力提升後,開始以批評的眼光評論古人,受其評論最多者為元代的趙孟頫,董其昌並以之為自我超越的目標。董其昌以趙孟頫雖宗晉唐,然著重形式追求,過於作意而不自然,是以董其昌雖也「取韻」王羲之與王獻之,然以率易脫古,重視神似的臨寫,去羲之之習氣,並以「那吒拆骨還父,拆肉還母」來強調「抄帖」不是全盤接受,要能巧妙萃取精髓。

他在學習唐宋人書法上自認筆法「皆是從顏真卿與米芾書法得來」,又稱自己的運筆能得米芾骨髓。董其昌強調藏鋒,以為用筆以勁利取勢,以虛和取韻,誠如顏真卿所強調的如印印泥,如錐畫沙。在用墨上則強調「淡」,在臨古帖中萃取淡的古雅天真,而成自家風格。

沒留下書學專論著作的董其昌,將其書法實踐中,所體悟到的心得和主張,寫在大量的題跋中。較為突出的觀點有「以禪喻書」,將書法美學與禪宗思想結合。此外董其昌提出「晉人書取韻,唐人書取法,宋人書取意。」在書史發展上首次以韻、法、意來說明晉、唐、宋三代書法的審美取向,為書史風格遞嬗建立了清晰的書史觀照,別具特殊意義。

天真平淡的禪意風格

董其昌所書杜甫律詩三首〈曲江對酒〉〈秋興八首〉之五與四。《杜律冊》為行書體,共十二對幅,裝訂成冊,縱長為二十六公分,橫寬為一四.八公分,共四十九行,每行的字數不一,共一七○字。

《杜律冊》體現通篇疏空,氣勢流宕,白大於墨的視覺效果,流露個人特有的禪意風格。董其昌書法天真平淡,直指心性,猶如禪宗心印相傳,不立文字。而其書學觀點在自我創作與實踐中不斷交互印證,獨樹一幟的書論畫理,在晚明書壇極具影響力。

在晚明激烈政壇鬥爭中,能全身而退,且生前死後皆享盛名,尺素短札流布人間的一代宗師,則要屬董其昌。董其昌於趙孟頫「松雪體」風行百年後,獨闢蹊徑,成一代宗師。他的書法具淡逸空靈的風雅格調,不僅影響晚明書壇,且深刻地影響清代的康乾盛世。雖然清中葉碑學興起,蔚然成風,然董其昌書法,仍是對清代最具影響力的重要書家。

  相關新聞
【台灣國寶】胡定一電影聲音魔法師  
【隨花集.紅樓夢】舉家食粥酒常賒  
【持家之道】醜妻黃碩之賢  
【參禪參纏】還原與恢復  
【帝王行誼】唐宣宗教女  
【石齋夜話】廖吳金 簡單中的不簡單  
【學堂鐘聲】誰人無賴誰可憐  
【如是觀史】一代奇人紀曉嵐  
【文化幽思】品茗之雅  
【寬鼎畫語】馬王雄風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