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 1-25
  2018/7/6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318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訪問團於涅槃場中華雙林寺前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 恆河,是印度人心目中的聖河。圖/妙熙
    
文/星雲大師

我們叫船夫划到岸邊,每人取了一些恆河沙。恆河的沙與其他的流沙不一樣,恆河的沙很細,細得像麵粉一樣。當我們親自捧了一手恆河沙時,覺得經裡的註解說明,一點不錯。恆河的沙不但很細,而且恆河的沙很亮,沙裡金光灼灼,「恆河金沙」,誠不虛也。

恆河之濱取金沙

我們繞了鹿野苑一圈,回到中華佛寺午餐,飯後,我們就去作恆河之濱半日遊。

恆河,這在佛經裡經常出現的名稱,我國佛教徒對這個名稱,一點都不陌生。佛陀住世時,經常在恆河兩岸說法,佛陀往往也以恆河,或恆河沙來比喻要說的道理或是數目。

我們從鹿野苑,先到斑打那史,斑打那史是波羅奈的一個小市鎮,從鹿野苑到斑打那史三輪車一小時就可到達。當我們到達恆河之濱時,正是約下午兩三點左右,非常熱鬧,零售物品的攤販很多。尤其給我們奇怪的是不少印度教的傳教師在傳教。他們用比洋傘大兩三倍的茅草做成一個傘蓋,撐在一塊圓形的木板上,男女信徒圍繞著傳教師坐在木板上,恭聆他口沫橫飛的講道。有的傳教師只穿了一件汗衫,有的乾脆就赤著膊;有的拿著書本子在宣讀,有的東張西望的大聲直嚷。有的傳教師處有二、三十人在聽,有的只五、六人在聽。像這樣的傳教,實在不容易使人生起莊嚴肅穆的感覺。我國過去打拳賣膏藥的場面,倒有點類似印度教傳教的場面。

傳教,街頭巷尾,當然處處可以,但傳教師衣冠不整,甚至赤膊仰天叫喊,如此傳教,我不知如何才能引起聽者的信心!

我在國內經常看到耶穌教徒身上穿著白色的衣服,衣服上寫著一個很大的罪字,滿街拉人聽他們講道,現在看到印度教的傳教,同樣令人覺得他們低級,令人不忍一看。

我們不看零售攤販,不看傳教,橫豎我們是來遊恆河的,因此我們雇了一條小船,登上船,請船夫為我們划到對岸再划回來。恆河,當然很長,在印度恆河有如我國的黃河、長江,但在各地流動情形而有寬狹,我們在斑打那史所遊的恆河寬度約不足一英里。

恆河之水,因其沙多,和我國溷濁的江水一樣。印度有錢的人家,都到這恆河之濱來建了高樓別墅,為的是能常常沐浴恆河的聖水。我們的小舟,蕩漾在恆河之中,岸上各式各樣的房屋,使人看了絕對不相信印度是個窮國,印度恆河岸邊的豪華別墅,決不亞於紐約的摩天大廈。

高樓大廈之下,河沙之邊,我們看到徐徐的白煙上升,再仔細一看,哎呀!一排一排死人的遺體在焚燒哩!

原來,印度人死了不用土葬,大都用火燒後就拋入恆河之中。我們看得很清楚,岸邊十多具屍體,男的用黑布裹著,女的用紅布裹著,一個一個放在一堆木柴上,輪流燒後推入水中。我看他們焚燒屍體的火力並不旺盛,大概,只要把屍體燒得焦頭爛額就可下水了。聽說,這就是印度教的風俗。更奇怪的是我們看到一面把焚燒過的屍體放入水中,另一面還看到不少男女老少在那裡游泳哩!不但游泳,印度人還要把這裡的水用瓶子裝起來帶回家去吃。據說,這裡的恆河聖水,洗浴後可洗去人生的晦氣,飲用後可獲得消除災難。對於這奇異的風俗,我是怎樣的也百思莫解!

我們叫船夫划到岸邊,每人取了一些恆河沙。在我們講經的時候就講過,恆河的沙與其他的流沙不一樣,恆河的沙很細,細得像麵粉一樣。當我們親自捧了一手恆河沙時,覺得經裡的註解說明,一點不錯。恆河的沙不但很細,而且恆河的沙很亮,沙裡金光灼灼,「恆河金沙」,誠不虛也。

在恆河裡乘小船遊了一會,由廣清法師帶路,去買了一些象牙佛像,和象牙念珠,然後就去乘夜快車趕往佛陀涅槃的拘尸那羅城。

1963/7/16

拘尸那羅城途中

昨晚,我們往拘尸那羅城,一行九人只買了四張頭等臥鋪車票,沒有買到票的五個人,照理應該到三等車中去擠擠。但是,當我們上了一節頭等臥車時,這裡面一共有六張臥鋪,已經有夫婦二人先在車內了。我們九個人各人先找個位置坐下來,當我們還沒有講話時,那兩位印度夫婦,先生對太太商議道:

「他們好像都是『爸爸』,他們人多,不夠睡,我們讓他們,到另一節車中去擠一擠吧!」

太太聽後,溫和的連忙說著:「好!好!」

跟後,向我們一鞠躬,就把他們自己的行李拿走了。當鄧崇銘先生把這段話翻譯給我們聽時,我們對於他們稱「爸爸」都笑起來了。鄧先生又再解釋說,印度人稱呼出家人都是稱「爸爸」,以示對師長如父母一般的恭敬。

我們中國人向以富有人情味自豪,對一個異國人士肯把臥鋪無條件的出讓嗎?印度的民族性是溫和的,印度的民族性富有人情味不差於我們中國人。

昨晚九時乘車,直到今晨九時火車才到哥落布,因為昨夜火車在途中,前面橋梁損壞,所以比原定時間遲了兩小時到達。從波羅奈到哥落布,火車只有七十英里。

負責為我們管帳的譚僑領,對於交通確實是為我們安排得很好,就是對於吃住不太關心。我們知道今天的早餐又要沒有著落了,火車站前的路邊小攤子,我們站在旁邊就買起印度茶喝起來了。那些麵包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出爐的,蒼蠅不時的飛進飛出,不能管那許多,各人只有老實不客氣的伸手去拿來吃,總之吃後再算帳。古人說「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在台灣,我們團中隨便哪一人,怎樣也不肯在路邊攤子上吃東西,但到了你三頓沒有兩頓飽的時候,你就不會覺得什麼是難為情的了。

從哥落布到拘尸那羅城還有四十多英里的行程,公共汽車剛開出不久,要到十一時才有,小汽車叫不到,好不容易譚先生拜託公路局車站站長,為我們向政府借來兩台吉普車,車行一小時餘,約十一點多鐘才抵達拘尸那羅城的中華雙林寺。

中華雙林寺

中華雙林寺,這個名稱很好,佛陀涅槃於娑羅雙林樹下,在涅槃場建的中國佛寺當然叫做雙林寺了。我曾這樣想:每一個佛陀聖地都有中華佛寺,假使和摩訶菩提協會一樣,每處都叫摩訶菩提協會,只要在摩訶菩提協會的名稱上加個各該地名稱,就曉得這是哪裡了。如加城摩訶菩提協會,鹿野苑摩訶菩提協會,新德里摩訶菩提協會等;我們中國佛寺也可一律稱做中華佛寺,如加城中華佛寺,菩提場中華佛寺,鹿野苑中華佛寺,涅槃場中華佛寺等;否則,就一律以各聖地本意為名,如菩提場的可叫中華菩提寺,靈鷲山的可叫中華靈山寺,鹿野苑的可叫中華法輪寺,涅槃場的可叫中華雙林寺,祇樹給孤獨園的可叫中華祇園寺,藍毗尼園的可叫中華佛生寺。這以上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我確實是希望旅居在印度的中國僧尼,應該聯合起來,不光是看守聖地而已,應作有系統有組織的為復興印度佛教努力!

中華雙林寺是由現任主持果蓮尼師募建的,此寺開工於十五年前,落成至今才有七年的歷史,經過了八年的工程,可見果蓮尼師的辛勞。

我們抵達中華雙林寺時,果蓮尼師一見到就驚訝的說道:

「你們怎麼能夠來的呀?我在這裡已經好多年都見不到中國人來了。近年來印度政府限制我們的自由,要過一條街也要向他們報告,這裡已經算做印度的邊境了,邊境不是在戰爭嗎?你們怎麼不受影響而能到邊境來呢?」

對於果蓮尼師的話,我們感謝他的關心,也非常為他的處境而同情。旅居在異國,好多年見不到一個祖國的人來去,你說,這樣的日子怎麼好過啊!如果不是為了侍奉佛陀的聖地,如果不是有悲願的僧伽,誰能受這樣的辛苦呢?

中華雙林寺,除果蓮尼師外,就是住在鹿野苑的本照法師於兩年前來這裡客居。雙林寺有寬大的院落,莊嚴的佛殿,佛殿旁是寮房、客堂、飯廳、廚房等。佛殿前用篆字寫著涅槃聖地「雙林佛寺」。

我們正在和果蓮尼師閒話家常的時候,一個印度特務警察走來,要看我們的護照。我們給他,他看不懂英文。問我們從哪裡來,我們告訴他從台灣來,台灣是什麼地方他不知道。劉梅生居士是僑居在菲律賓,所以告訴他是從菲律賓來的,菲律賓在哪裡他也不知道。不得已,我們說是從蔣介石那邊來的,因為總統曾到過印度,曾助印度獨立,所以總統的名字他知道了,對我們稍為客氣些,但最後他告訴我們這裡是前線,絕對不可以攝相。

這個印度特務警察,他知道的常識太少了,自己無知,反喜歡盤根問底。不過,我們還是原諒他,邊境的戰爭,終是中國人和他們打的,對於我們這些中國人,他怎能不以懷疑的態度相待呢?

(待續)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7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6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2  
【星雲大師全集1】六祖壇經講話 般若品第二 問題講解 1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5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4  
《海天遊踪》讀後回響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3  
【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2-72  
【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71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