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因緣果報
  工地疑雲
  2018/5/7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296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接近山頂一處平台,割除草叢,剷倒雜生灌木林,挖土機在平台中央挖出一個長5公尺、寬3公尺、深3公尺的坑,這個坑是電信通訊基地台工程的基椿工地。待挖土機的挖斗退出坑口,機身往後離開工地,黃金來放好鋁梯,脫下黃色安全帽扔在地上,逐步下到坑底。圖/心皓
  • 接近山頂一處平台,割除草叢,剷倒雜生灌木林,挖土機在平台中央挖出一個長5公尺、寬3公尺、深3公尺的坑,這個坑是電信通訊基地台工程的基椿工地。待挖土機的挖斗退出坑口,機身往後離開工地,黃金來放好鋁梯,脫下黃色安全帽扔在地上,逐步下到坑底。圖/心皓
    
文/平禾

接近山頂一處平台,割除草叢,剷倒雜生灌木林,挖土機在平台中央挖出一個長5公尺、寬3公尺、深3公尺的坑,這個坑是電信通訊基地台工程的基椿工地。待挖土機的挖斗退出坑口,機身往後離開工地,黃金來放好鋁梯,脫下黃色安全帽扔在地上,逐步下到坑底。

黃金來站在坑底,逐面檢視坑壁上的石頭,這些石頭是工地的地雷。他的工作是在坑底和壁面綁鋼筋再澆灌水泥,待水泥乾硬就是基地台的柱子。坑壁上的石頭除了妨礙綁鋼筋還有掉落砸人的風險。他看好從容易挖掘的地方下手,調整好鋁梯位置,站在梯子上用鐵鏟從靠近地面的坑洞頂端開始挖,邊挖邊和在地面施工的同伴聊天談笑。

「黃金來!你在挖黃金嗎?」

「對啊!有好多塊軟的,要不要分你一塊?」

「我不要軟的,我要硬的!軟的你自己留著就好。」

「哈!哈!要硬的黃金塊沒有,要軟的我每天都可以你,你要幾條有幾條~~」

「髒死了,一群人又在亂講話。」金來嫂摘下斗笠搧風,用圍在脖子的毛巾擦拭臉上的汗水,彎身撿起黃金來扔在地上的安全帽擺在坑洞後方大石頭上。

「我又沒有亂講話,我們家什麼沒有,黃金最多。」黃金來在坑中與太太鬥嘴。

「對啦,你家都是黃金,男的有黃金樹、黃金海;女的有黃金花、黃金葉、黃金蓮……」金來嫂不甘勢弱,念起家族成員的名字,「結果呢?大家都做工,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黃金來。」聽得大夥笑成一團。



黃金來50歲,中等身材,長年在建築工地工作,皮膚曬得黝黑,肌肉壯碩,理個小平頭,在額頭纏條方巾吸汗。他是師傅級建築技術士,精於砌磚、泥作、綁鋼筋、灌水泥漿,粗重工作最需要細心作業,才能打好建物的基礎,他是建築工地不可缺少的要角。

小他6歲的金來嫂,身材嬌小,瘦骨嶙峋,一年到頭跟著黃金來在工地幹活,當工地小工,幫忙做些較不費力的雜工,像是遞工具給工人,中午跑腿幫大夥買便當,收工後掃地、清洗鐵鍬、收拾電線或工具等雜事。

黃金來夫婦跟著工班在各縣市移動,住簡易工寮,吃油膩又粗飽的便當,為了在烈日下方便工作穿的是耐髒易洗的工作服,戴斗笠包頭巾,一年到頭沒幾天穿好看體面的衣服。

夫妻邁力打拚,省吃儉用,少休假多上工,全是為了多賺錢,大部分工資寄回南部老家奉養79歲老母和三個分別16歲、14歲女兒和10歲兒子;一部分錢存起來打算在鄉下買農地,早日結束這種逐工地而居的日子回鄉養雞種田。

想在這種耗體力,必須耐得住風吹日曬,揮汗如雨的環境中工作,與夥伴聊天談笑,插科打諢式的相互戲謔、調侃是最佳的潤滑劑和娛樂節目。今天的主題是繞著黃金來一家人的姓名打轉,夢想著天邊似的財富。

「喂!水壺。」黃金來大叫。

金來嫂半蹲著將水壺遞給坑下的丈夫。他喝一口水,轉身繼續工作。其他人也專注手上的事,話語暫歇,只有電鑽機、氣動機和發電機持續轟轟作響。

「啊!」坑底傳出驚叫。

「啊!啊!」金來嫂尖聲驚叫。

「怎麼了?」所有人停下工作。

「啊~啊~」金來嫂趴在坑旁尖叫,大夥扔下工具往坑底看,只見黃金來倒臥坑中,血從頭湧出,滿臉鮮血淋漓,金來嫂慌了手腳只是尖叫。兩名工人陸續踩梯下坑,扶起黃金來並大喊:「快報警,叫救護車。」



眾人將黃金來抬上地面,鮮血不斷從頭上傷口冒出,用急救包裡的棉花壓傷口也止不住出血,更糟的是黃金來全無意識,不會喊痛,像個玩偶似的任人擺佈。

工地偏僻,離山下醫院遙遠,光是救護車來一趟起碼要半小時,看黃金來血流不止的模樣,大夥心裡忍不住往最壞方向想。金來嫂哭著用毛巾為丈夫擦拭臉上的血,其他的她也無能為力,只能祈求神佛庇佑,救護車快點來。

半小時後,山腰的派出所員警李豪俠駕警車趕到現場,一見黃金來陷入昏迷,事態緊急,馬上聯絡消防分隊確認救護車才剛上山,當機立斷:「抬上警車,我送他下去跟救護車會合。」

大夥連忙將黃金來抬進警車後座,金來嫂跟進車陪伴丈夫。警車開啟警示燈,鳴笛大放衝下山。

血緩慢地滲出毛巾,黃金來臉色慘白,嘴唇無血色,氣若遊絲。她的眼淚像他的血不停湧出。

「阿來,你不能死,我們還有三個小孩要養。」

「阿來,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先走,沒有你,我怎麼辦?」

「阿來,你一直都是最負責任的好先生,好爸爸,你還有媽媽要養,趕快醒過來,我們一起回家~」

金來嫂喃喃不停地跟黃金來講話,直到聽到救護車的警笛聲如遇救星,左顧右盼尋找救護車的身影。彷彿經過一世紀,才看到救護車停在路邊。



三個月如流水般逝去。

陽光斜斜照在三合院走廊,走廊有一架移動式醫療床,黃金來躺在床上,頭歪斜靠著枕頭,眼半瞇,彷佛半睡半醒;嘴巴微張一絲口水流到下巴,滴落脖子下方圍兜。腹部在薄被下方規律地起伏,一條管子伸出成人紙尿布和薄被通往床架下方一袋黃黃的袋子。一隻蒼蠅在他臉頰爬行,他的臉頰微微地抽動。

「走開,唉,連蒼蠅都來欺負人!」黃金蓮揮揮手趕走蒼蠅,拿起圍兜揩淨嘴邊的口水,「唉,這樣不生不死的要到什麼時候,三哥呀,你要趕快好起來。」

「不只他被綁在床上,我每天替他把屎把尿,換尿布換尿袋,灌流質食物也被綁在床邊,什麼事也不能做,我都快瘋了。」金來嫂說著說著眼淚像串珠掛在臉上,「這三個月,我無法工作,錢只出不進,將來不曉得該怎麼辦……」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金山銀山終有耗盡的一天。」黃金蓮問:「勞工保險理賠的錢呢?」

「才理賠50多萬元。他腦神經受傷那麼嚴重,兩星期內開刀三次,加上住院一個月,扣掉健保,自付醫藥費又付20多萬元,現在剩不到20萬元,存款也只有百來萬,他每個月的醫藥費、回診復健開銷4萬元,還要養三個小孩,能撐多久?我每天為了錢從哪裡來,煩惱到失眠。」淚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不停地滲出,滑落。

「妳和二哥都跟著包商工作,他就是你們的雇主,員工出事,雇主和公司應該負責任賠錢。」

「有的,這個包商李老闆很照顧我們。當初講好,我們是臨時工,不是建築公司編制內的員工,有幫我們投保勞工保險已經不錯了。」

「我聽到的不是這樣,妳應該去問律師,如果可以叫包工頭賠償,有多少拿多少,否則坐吃山空,撐不了多久。」

黃金蓮的話一直在金來嫂耳邊盤旋,揮之不去。



金來嫂在刑事告訴期6個月即將屆滿的最後一天,也就是黃金來受傷的第5個月又29天,到地檢署遞狀控告工程包商李老闆沒有做好防護措施,未提供安全帽給工人,致挖出來的石頭滾回坑洞砸傷黃金來頭部重傷,全身癱瘓,需要終身看護,涉犯業務過失傷害罪,並提出附帶民事賠償1000萬元。

檢察官傳訊工人、包商調查。

「黃金來受傷時我沒在現場,事後接到通知才去醫院看他。」李老闆在偵查庭說:「我們依規定施工,做基椿工程時,必須先清除坑壁上的石頭,然後澆灌水泥,待水泥變硬坑壁不會崩塌才會再做下一步。」

「黃金來受傷時是做什麼工程?」

「應該是在清除坑壁上的石頭。」

「所以有可能被石頭砸中。」

「我未目睹案發過程,無法判斷。」

「當天有無發給工人安全帽?」檢察官問當天場指揮施工的工頭。

「當天有依規定發給安全帽,但黃金來嫌熱沒有戴。」工頭作證說:「當時他在坑內作業,沒有太陽,他脫掉安全帽再下坑。」

「他被石頭砸傷?」

「我不知道。」工頭說:「當時我在地面上彎鋼筋,聽到他太太尖叫才過去看。我下坑底救他,看到許多石頭有血跡,不知道是砸傷他的石頭或沾到他流出的血。」

金來嫂的指控和包商、工頭的陳述南轅北轍,到底是什麼砸傷黃金來依然模糊。



檢察官重回現場。現場早已變成一根水泥柱,因為當時金來嫂沒有提出告訴,不需保留刑案現場,繼續施工。檢察官到場只能看工地位置,對案情沒有幫助。檢察官倚著水泥柱沉思,翻開卷宗再看一次,反覆細看報案送醫記載,向司機說:「去派出所。」

數日後,檢察官傳喚金來嫂開庭,並傳喚警察李豪俠和工頭以證人身分作證。

「砸傷黃金來的不是石頭,是一台很重的電鑽機。」李豪俠說:「我當天到現場,依程序先拍現場做紀錄和蒐證,當時工人說,遞電鑽機給黃金來的時候掉下去,砸到他的頭頂。」

「這五張照片是你拍的嗎?」檢察官提示照片,偵查庭裡的電視螢光幕陸續出現五張照片。畫面由遠而近,從坑洞旁雜亂的工地現場到坑底,包括黃金來躺在地上待救,後方大石頭有頂黃色安全帽、坑內的梯子、坑底染血的電鑽機和石頭。

「是。」

「是誰遞電鑽機給黃金來?」檢察官問工頭。

「大家都知道…金來嫂…是小工。」工頭吞吞吐吐地回答:「小工是負責遞工具的人。」

「黃太太,是妳遞電鑽機給黃金來?」

「我…我…」金來嫂手指檢察官,臉色漲紅,全身發抖,「你知道照顧一個全身癱瘓,大小便失禁,不生不死的人有多辛苦,我被他折騰的生不如死,只求包商有良心賠償一點錢,讓我們請看護……」

「黃太太。」檢察官扳起臉孔:「本檢察官問妳,是不是妳拿電鑽機給黃金來?」

「你是檢察官,你到底有沒有良心。」金來嫂哭喊:「你不幫助弱勢,竟然幫包商講話,你是不是收紅包,打壓我們工人,欺負我們弱勢……」

「黃太太,妳已經涉及侮辱公務員罪,我體諒妳家遭變故,不跟妳計較,等妳情緒平復再開庭。」檢察官命令法警,「帶她出去。」

法警又拉又推才將金來嫂帶出偵查庭。工頭和李豪俠互看一眼,盡是無奈。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愛情湖畔  
彎彎的拼圖  
地瓜粥  
贖罪  
佛堂與禪房  
車輪下的媽媽  
工地疑雲  
神之約定  
紅燈綠燈  
小啟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